一言堂下苟延殘喘

陳光復這個團隊,是一個容不下批評,動輒封殺媒體,不尊重言論自由的一小撮人。若是從媒體經營的這個面向,看待陳光復這4年縣長的政績,老高不得不給陳光復一個讚字。因為,陳光復花了不少經費和功夫,把電子、平面媒體,擺得平平的,成了一言堂。就只剩下老高這隻孤鳥,還苟延殘喘的。

對這個現實,老高從不抱怨。因為再怎麼抱怨,都沒什麼用。大多數的澎湖人,只想知道縣長能給他們多少利益,並不知道民主為何物,更不知道這個社會的言論自由一旦失去,對自己、對家庭、對我們社會,有多可怕。

老高能做的,就是堅持。盡自己所能的,給我們澎湖這個離島,保留一絲言論自由的空間,讓擁有龐大行政權,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縣長,不能為所欲為,做侵害公益,為害老百姓的大小事。

這麼說,或許空洞了些。老高就舉幾個實例,給大家瞧瞧,澎湖鄉親就能一目瞭然,能體會老高這隻澎湖孤鳥,不當陳光復歌功頌德的喜鵲,只成天扮烏鴉,對著陳光復的縣政呱呱叫的功能。

要不是老高揭發,我們澎湖人,尤其是眾多苦讀考公務員的朋友,又怎麼會知道,陳光復縣長為了給他的摯友陳明山,安插工策會總幹事的位子,居然把工策會人事聘用規章的年齡、學歷限制,都改了。

若不是老高的報導,我們澎湖人怎麼會知道,陳光復縣長向國家寶藏院長李清煌借370萬元不還,被人家告上法院討債,而且陳光復還否認這筆借貸的極不光明的事。而經由老高這一報導,陳光復承諾還錢,也不提上訴。

要不是老高敢於揭露,我們澎湖人怎麼會知道,陳光復縣長擁有的第一酒廠,今年不顧利益衝突迴避,公然以相當低的價格,標租鎖港一塊縣有土地50年的使用權,準備做為酒廠用地。當然,也因為老高的這一揭露,迫使陳光復的第一酒廠鬆了手。

若不是老高揭穿,陳光復縣長編列600萬元公帑,要做澎湖興建輕軌的可行性評估,就可能真的花錢做了。要不是老高拆穿了,澎湖人可能就相信陳光復說的,即將舉行的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澎湖年會,是我們縣府和西班牙巴塞隆納PK來的。

要不是因為老高盡職報導,引起各方注意,上個月開始進駐澎湖,被陳光復拿來大肆宣傳的緊急醫療後送直升機,很可能不會進駐。因為,陳光復的縣府,當初和金門、馬祖一道去中央開會時,金門及馬祖都爭取到直升機駐地,唯獨澎湖縣政府只弄到了增加預算的承諾。

拉拉雜雜的舉了這麼一些實例,一是說明,老高在陳光復縣長這一任期的所有報導,都有實據,也都是事實。老高所有的漫談,也都是基於社會公益,就公務事務評論。

其次,老高只是要向澎湖人說明,澎湖這個地方,要是沒有老高這隻弱不經風的孤鳥,還能苟延殘喘的,偶而呱呱叫個幾聲,陳光復縣長能做的事,敢做的事,就不是澎湖人能想像的了。

最近,陳光復運用他掌控的龐大行政資源,在某個媒體頭版大篇幅連載「我做到了!」的宣傳系列,說他陳光復做到了這個,做到了那個。也連連在全臺性媒體,做大量文宣。

老高對這些宣傳廣告,沒啥意見,只拜託陳光復的陣營,也留點小小的言論自由空間,給老高這隻孤鳥,講述一些「陳光復沒做到的!」或者做不好的。

:: 取得新聞短網址 ::
用LINE傳送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