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執法理念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

最近有些親友告訴我,他們聽到澎湖不少人認為我執法過於嚴苛,是個酷吏,建議我向鄉親解釋我的理念,以獲取更多支持。

我認為一個人的價值,在於「貢獻多少」,而不是「得到多少」。若對社會沒有貢獻,活越久所耗資源越多,其存在對自然是個負數。世界上有人以攀登聖母峰為目標,有人以贏得奧運金牌為目標,我無意升遷或他調,我的三個執法目標是:建立乾淨家鄉、杜絕非法捕魚、遏止賄選。這是我此生要攀登的3座聖母峰、我要贏取的3面奧運金牌。

台灣目前實際執法狀況是:警察及行政稽查人員因行政倫理需服從長官,而長官因議會監督及選票壓力又怕民意代表及群眾,導致無法落實法治。台灣檢察官辦案能量或許不強,但獨立性極強,正可主動作警察及行政稽查人員後盾,結合他們的能量作有益社會之事。

澎湖以漁業及觀光為兩大經濟支柱,而傾倒廢棄物破壞觀光環境,非法捕魚破壞漁業資源,這兩類犯罪及行政違規在澎湖非常嚴重。一直到民國100年,整個澎湖環保局只有一位兼辦查緝廢棄物雇員,澎湖地檢署民國100年以前根本沒有廢棄物清理法案件。

民國100年起本人開始施力這個區塊,定期帶環、警人員聯合查緝,民代前來關心時,查緝人員一律回答:吳檢帶隊,裁罰副本需送給他,您有意見請向他反應。澎湖民國100年只有3家廠商有廢棄物清運許可;嚴查6年後,目前有合法清運許可的廠商已超過60家。澎湖環境雖還沒達到理想,但與6年前郊外廢棄物隨處可見的情形,已不可同日而語。

澎湖海域珊瑚礁遍佈,吸引大量魚群,但部分漁民利用電纜拖蝦捕魚,或是夜間以潛水器具下潛在珊瑚礁中,利用魚群睡覺時準確的捕捉高經濟型魚類,這些魚多為亞成魚,即將抱蛋繁衍下一代,遭受潛水者以禁止使用之空氣軟管或揹氧氣瓶潛水方式捕抓,魚源迅速枯竭。 以本人居住的鎖港為例,鎖港40年前有超過100艘拖網漁船,每次都滿載而歸;目前剩不到10艘,仍捕不到魚。

本人對此現象十分憂心,近年來經常不定期率警察、農漁局人員出海查察,查獲電魚者由檢察官扣船、起訴,潛水打魚者則由農漁局裁罰。今年本人查扣的電魚船舶就已達6艘。 結果部分漁民紛紛從電魚改成潛水打魚,甚至有漁民已被農漁局裁罰3次仍操舊業,雖然法律規定潛水打魚每被查獲一次罰鍰3至15萬,農漁局因為前述原因,幾乎只罰最基本的3萬元,漁民還是願意鋌而走險。因此本人曾向農漁局建議由澎湖縣府依漁業法第44條第3款公告禁止潛水器漁業,違反者改為刑罰:依漁業法第61條規定得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期盼提高威嚇效果,避免農漁局裁罰時遭受不當壓力。經農漁局邀請相關專家學者討論後,一致贊成此提議。本人是漁家子弟,瞭解漁民及其他機關的難處,對此議題,尊重相關機關對是否修法之最後決定。

澎湖以往賄選及選舉幽靈人口非常嚴重,直接影響政治清明。以最近一次地方選舉為例,我的作法是於投票前向澎湖縣各戶政事務所調所有近期遷移到澎湖之遷移資料,並向各航空公司函索選前從台灣各地到澎湖的定位紀錄,再將上開2份資料交偵查隊比對,凡選前遷入且於投票前飛往澎湖投票者列為優先調查對象,凡比對出無正當遷移澎湖事由而遷移並回來投票者,均由本人親自偵訊。本人於103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查察賄選,起訴43人全部判決有罪,本人對其中6位當選人(包括2位縣議員、2位鄉代表、2位里長)提出當選無效訴訟,6人均判決當選無效確定;該次選舉本署共對11當選人提當選無效,結果10人判決當選無效確定,成績斐然。更多候選人之親友因虛偽遷移戶籍並投票而被罰,紛紛認為本人太過嚴苛。我女兒最要好朋友之父親因為參選村長,遷移其叔父戶籍來增加選票,同樣被法辦,該朋友甚至與我女兒絕交。但是,對的目標我不能改變,我相信未來選舉,澎湖的選風會改善。

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以上事例只用來說理,無意往自己臉上貼金。公務體系,太多人光說不練。檢察官是捲起袖子做實事的公務員,而非尊貴弱能的官員。我留任澎湖除照顧家人外,就是要與理念相同的警察及稽查人員一起努力,在退休前拿這3面金牌,希望您能支持我的執法理念。

:: 取得新聞短網址 ::
用LINE傳送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