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的烏賊戰

陳光復縣長的水準如何,從他團隊支持的一些網軍,就可以明瞭。就拿陳光復最為跳腳的買官賣官之說來講,陳光復不僅公開發新聞稿澄清,又透過他團隊的人、網軍,既攻擊競選對手賴峰偉,也罵老高,處處顯示他這個團隊有點心急氣躁的。

陳光復團隊指責賴峰偉的內容,大約是說,賴峰偉過去當縣長任內,有大量僱用臨時人員的情形。其實,賴峰偉任內用了多少臨時人員,陳光復最清楚。老高記得,陳光復剛就任縣長時,就針對縣府內臨時人員的員額,做了一次大清查。

當時的報表呈現,好幾百個臨時人員當中,絕大多數是在王乾發的8年縣長任內增加的。賴峰偉任內聘用的臨時人員不多,只有幾十個人。陳光復如果負責任的話,應該把這些臨時人員的聘用數據公開,讓澎湖人知道,賴峰偉8年縣長任內,聘用了多少人,王乾發任內用了多少人,而他陳光復這不到4年內,用了多少人。用真實數字來說話,否則只是讓人家質疑,陳光復團隊打烏賊戰。

講完賴峰偉,再談到老高自己。這又讓人感嘆澎湖的悲哀。老高在新聞界幹了幾十年,從台北市退休回到澎湖,任何人可以挑戰老高的生活習慣不好,沒什麼講究。

比如說,老高小學6年級就代表父親,固定出席一些商界在酒家的聚會。澎湖當年的酒家,每間老高都去過。所以,酒女依偎的那套,老高很熟。初中時,就被老爸帶去北投酒家,看酒女。長大後,在台北學做生意,上北投酒家成了習慣。但老高從不喝酒,也從沒抽菸。也很守上酒家的分寸。僅因為這樣,老高自認不適合當公務員。也不可能進入公家機關做事。

老高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向澎湖縣長,不論是賴峰偉、王乾發或者陳光復,要任何工作。但政治就是這樣。老高在王乾發當縣長任內,開始進入澎湖時報寫稿。因為寫了批判王乾發的稿子,有議員在議會質詢時,放話說是因為老高的兒子要到縣府當專業臨時人員,王乾發沒有准,所以老高才寫文章修理王乾發。

當時老高寫了一則一版頭條,要求王乾發縣長應該公開說明有沒有這回事,因為這牽涉到買官賣官的弊端。結果,王縣長澄清說沒有。說來,也不必王縣長澄清,因為老高的子女,無論在台北或澎湖,都各自做生意,哪有空去拜託縣長給個臨時工作。

陳光復當縣長,老高又經常撰文批判陳光復。前3年,倒是沒有人說老高向縣長爭取臨時工作不成,才修理陳光復。但最近選舉逼近了,陳光復的團隊就開始造謠,拿陳光復應該給老高臨時工作說事,又取笑老高沒有公務人員資格。

老高向來認為,考公務員很難,能當上公務員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老高的資質,考幾十年都考不上。所以老高從年輕時開始,從來沒有想過去考公務員,免得浪費人生在高普考補習班。陳光復團隊罵老高沒公務員資格,這是事實。

不過,這個社會不是只有幹公務員一途。老高就選擇當記者。一來薪資比公務員高,二來可以自由上酒家、舞廳。其次嘛,可以寫文章評論時事。就像老高現在做的,寫漫談批評陳光復。

大家想想,老高當年要是選擇當公務員,不論是正式或臨時,現在每天都要看縣長陳光復臉色,心裡的那份難受,真的是生不如死。倒不如像現在,活得怡然自得,想批陳光復的施政,隨手就批。多好。

:: 取得新聞短網址 ::
用LINE傳送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