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版新聞 二版新聞 三版新聞 四版新聞 八版新聞
最新新聞 老高漫談 菊島論壇 讀者投書 我要爆料
[ 編輯部 ]
點閱 2274

He咧縣長的口水說

老高漫談 2016-06-04 09:00:00

我們縣政顧問郁國麟或許跟陳光復很熟,才能常在飯桌上聽他講些帶點顏色的笑話配飯。但在座吃飯的女士聽了,有沒有人有不舒服的感覺,或者這些女士的心裡,我們光復縣長說這些帶顏色的笑話,是否就代表親和力,這可不是我們郁顧問說了算。

講土木工程,我們國麟兄是專家,自是當得起縣長陳光復的顧問。但說起陳光復在飯桌上講帶顏色笑話,會怎麼樣,老高比國麟兄內行。

老高敢這麼說,我們台灣就是因為有太多的人,尤其是那些自以為擁有權和錢的人,或者是大男人主義者,或是從不把女人看在眼裡的傢伙,自認當著女人的面,講些帶有顏色的笑話,無傷大雅,是表示親和,所以,我們台灣才會在女權運動者的推動下,立了性騷擾防治法,以及性別工作平等法。

女權運動者推動性騷擾防治的立法時,有一個口號,老高記得很清楚,就是女人有不受職場黃色笑話侵擾的自由,女性有對性別歧視的語言說不的權利。

在這裡,老高要勸勸我們光復縣長,在有女性同事或下屬在場的情況下,該不該講帶有顏色的笑話,或者顏色的深淺程度,該如何拿捏,應該不恥下問,請老高當顧問,而不能就教於我們郁國麟。否則差之毫釐,就繆以千里囉。

至少,澎湖老陳下次萬一心血來潮,想再PO幾張美女照,寫一段文字說明,讓LINE的群組好友共享時,事先找老高顧問參謀一下,待確定美女照不會太清涼,文字不會流於輕浮,才分享出去。免得讓女性朋友,覺得不舒服,受到冒犯。

陳光復在議會的口水說,究竟是怎麼說的,目前有不同的說法。依我們光復兄的聲明,他只是說「口水是甜是鹹,我不能隨便猜」,並沒有提過吃陳慧玲口水。而陳慧玲則在臉書上,指縣長說的意思是「妳的口水我沒有試過怎麼知道是甜的還是鹹的?」

說到這裡,老高得先批評我們光復兄對文字的掌控力。就拿老高寫的,有一級主管幫縣長熨衣服為例,就這麼短短的幾個字,而且白紙黑字很清楚,我們光復兄有辦法繆以千里,講成老高寫他叫一級主管到他房間,幫他熨衣服。

當天,陳光復在議會喳喳呼呼的,說了一串口水是甜,還是鹹的話,光是要陳光復確實重述他是怎麼說的,老高都懷疑他有沒有這個能耐,更不用說在場諸位議員,包括陳慧玲,只是一串話飄過他們耳朵而已。

旁觀者清,老高聽的是,「He咧涎是甜仔,還是鹹仔,我不用去唷」。唷是猜,He是音譯。至於He咧是指人的代名詞,還是虛音字,得請台語老師解釋。

但關鍵是,縣長陳光復講口水的鹹甜,是沖著陳慧玲議員的質詢,有特定性和針對性。所以,即使陳光復沒有指明他講的口水是誰的,He咧都是針對陳慧玲。自是會被想成是陳慧玲的。絕不可能是指,最近PO立委床照的那個女人。

不相信的話,陳光復哪天有幸面見蔡英文總統,眼睛直視蔡總統,大聲說出同樣一段He咧口水鹹甜的話,看看我們蔡總統,究竟是會像郁國麟說的,想成「拾人牙慧」、「吃人乀嘴涎」,還是會有受到冒犯的感覺。試試。

唉!澎湖老陳前有PO美女清涼照,配暗示性文字的記錄,後又有對女議員講口水鹹甜,老高對我們光復兄的言行,實在只能He咧嘿、嘿了。

澎湖時報新聞搜尋

至頂端
澎湖時報行動裝置版 最新澎湖新聞
分月歷史新聞
澎湖時報股份有限公司 著作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澎湖時報
TEL:(06)927-9076    FAX:(06)927-3497    880澎湖縣馬公市陽明路87-1號
澎湖新聞網 PENGHUTIMES.COM    隱私權保護聲明    新聞授權規範
我要刊登廣告
新版澎湖時報
澎湖時報臉書
線上訂報 澎湖時報Line新聞群組 臉書粉絲團 廣告刊登 記憶膠囊
數位匯流 進階搜尋 線上投稿 八版專案 回首頁
澎湖時報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聞授權規範
TEL:(06)927-9076  FAX:(06)927-3497  澎湖縣馬公市中華路25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