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堂案包商很特別

編輯部 2019-03-01 星期五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中正堂及莒光新村開發案,因包商的開發進度未如約定,再加上原工策會房舍,縣府以超低價移轉廠商營運等等問題,都不禁讓人質疑這個開發案的營運前景。老高認為,縣政府未來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得步步為營,小心為上。至少,必須準備好一筆經費,請上好的律師團。

老高今天寫中正堂及莒光新村的營運移轉案,除了談中正堂、莒光新村這兩個部份的開發及營運外,還要談有中間一棟原工策會房舍的移轉問題。另外,這一開發案的包商,無論是欣芮國際的劉貴富,或者貝富門的陳茂榮,都值得談。至少要講一些給縣府,給縣長賴峰偉參考。

依縣府與包商欣芮國際簽訂的契約,中正堂及莒光新村的營運移轉案今年4月底必須開始營運,否則縣府就要啟動違約裁罰的程序。在包商的觀點,他們先整理好莒光新村的旅店部份,先申請於今年2月1日營運,就是依約進行。

但問題在於,縣府認為,整個營運移轉案是一個整體,必須要把中正堂、莒光新村的整個案子,都整理完成,才算數。包商不能只整理好莒光新村,而對中正堂這一部份放著不動。

雙方有這觀點上的差距後,有幾個可能的發展方向。一是包商儘速把中正堂也整理好,投入營運,縣府也依規定讓包商取得莒光新村的旅館營業執照。二是,包商自認是對的,而縣府也不讓步,最終要不能和平解決,可能就是包商和縣府打官司。

比較麻煩的是原工策會這棟房舍的移轉。工策會這間相當大坪數的兩層樓平房,有種別墅的味道,不論它的房子狀況如何,它的價值不菲是可以肯定。但沒想到的是,陳光復縣長的縣府,是以每年只收29,000元租金的極不合理低價,移轉給包商。而且一租就是幾十年。

2萬9千分攤到每個月,等於月租金只有2千4百多元。就這點,老高即使不質疑當中有什麼弊病,陳光復縣長至少也做了件很賠本的生意。他把原工策會的房子,用2千4百多元長租給包商,然後要求工策會搬到勞工育樂中心,每個月花4千元租金,租一間小辦公室棲身。縣府這一來一去,虧了1千6百元一個月。

或許,陳光復縣長、包商認為,工策會這間平房,原本就是包含在中正堂及莒光新村的營運移轉案內,只是當初簽移轉約時疏忽了,沒把這間平房列入,才不得不另外簽個約,將這間平房移轉。

但老高查證結果是這樣的。縣府與包商簽約時,契約上很清楚的列舉,工策會這間平房、園區內的公廁,包商必須負責維護管理。這等於是說,工策會這棟平房,很明白的列在契約內,而且明定只是維護管理而已,不是移轉營運。根本不可能有什麼疏忽沒有列入的事。

現在問題來了。如果檢調不介入追查,而新縣長賴峰偉又有意收回這間平房的話,萬一包商不肯鬆手,未來很可能也是要打官司解決。這也就是老高為縣府、為澎湖憂心的地方。

我們中正堂這個開發案的包商,不是省油的燈。老高查了一下子,發現這個包商劉貴富,從100年11月起到今年,在北台灣的宜蘭、士林及台北地方法院,和人家打的民事官司,好幾十件。案件中的幾個大律師,還是老高的老朋友。

其中,光是在台北地方法院打的民事案件,從聲明異議、支付命令、本票裁定、解任清算人、確認股東關係存在、撤銷股東會決議等、確認股東會決議無效等、宣告調解無效等、返還公司印鑑章等、確認買賣行為無效等大約有30多案。

老高一直在想,陳光復究竟是怎麼會招到這樣的包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