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將遞補明確化

編輯部 2018-12-26 星期三 22:00 [ views] 老高漫談,

涉及賄選案,但又當選的鄉市民代表,12月25日宣誓就職後,如果在賄選案判決確定,或者當選無效之訴確定判決前,選擇辭職,是不是就能阻止落選人依得票高低順序遞補,目前似乎有法律上的疑義,只靠一個內政部的函釋作為解決的依據,不是很妥適,未來最好透過修法,將它明確化,免生爭議。

當選並就職後的公職人員,會產生缺額,狀況有好幾種,但主要有3種狀況:一是死亡;二是辭職;三是經法院判決當選無效確定,或判決賄選有罪確定。死亡,沒有遞補,只有補選或不補選的規定。經法院判決確定的,才有遞補的規定。

而以當選無效之訴,有受理法院必須於6個月內審結,而且是二審終結的規定來看,當選無效確定的時間,一定會比刑事的賄選案件確定時間來得早。所以,通常當選人會因法院判決確定而產生缺額的,大都是因當選無效之訴確定。

現行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對於缺額採遞補的規定,見於該法第74條第2項。是項條文規定,地方民意代表當選人因第120第1項第3款之情事,經法院判決當選無效確定者,或當選人有褫奪公權尚未復權之情形時,其缺額由落選人依得票數之高低順序遞補,不適用重行選舉或缺額補選之規定。但遞補人員之得票數不得低於選舉委員會原公告該選舉區得票數最低之當選人得票數二分之一。

這裡指的第120第1項第3款之情事,是指有當選人有違反選罷法第97條候選人「搓圓子湯條款」、第99條第1項對選民賄選、第101第1項政黨內提名賄選及「搓圓子湯」、第102條第1項第1款以捐助名義對團體或機構賄選、刑法第146條第1項、第2項以詐術或虛偽遷徙戶籍,妨害選舉結果之行為。

從第74條第2項的規定看,這裡只講了公職人員涉及賄選,經法院判當選無效確定或仍在褫奪公權期間的,才缺額遞補。比較要注意的是,這一法條對於涉及賄選的公職人員,包括鄉市代表,宣誓就職後,再辭去職務後產生缺額,就沒有可以由落選人依序褫補的規定。

由於台灣發生了幾件公職人員就職後再辭職,造成必須補選,而不採遞補的事例,使得選罷法相關遞補規定,形同虛設,於是主管選務的內政部就此開會研商,做成了「內政部96 年 2 月 16 日台內民字第 09600319931 號函」釋 。

內政部是項函釋認為,選罷法第74條第2項有關地方民意代表當選人,經判決當選無效確定之出缺遞補規定,立法意旨是在鼓勵檢舉賄選,保障應當選而未當選之候選人的權益,所以才明文規定不適用缺額補選之規定。

內政部還從法理上認定說,「審酌法院的當選無效判決,其效力係為當然、自始及確定之無效,若經判決當選無效確定,將使其「辭職」之通知行為無所附麗,是以,對此缺額之處理,原則應俟判決確定後,再依判決結果處理;至如基於重大公共利益考量,認有例外處理之必要時,應就個案事實予以審酌處理」。

這也就是說,內政部函釋認為,民意代表犯了賄選案,被判當選無效,它的效力是從犯賄選的那一天開始就算數,所以這個代表根本是無職可辭。內政部因此認為,犯有賄選案的代表辭職,這個缺額原則上要等官司的確定判決後,再依判決結果,再決定如何處理。

老高認為,遞補或補選,關係到候選人的權益至鉅,內政部想靠一個函釋,去解決這一問題,似嫌輕忽,應該還是得從修法上解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