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己復禮的執法態度

編輯部 2019-05-27 星期一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談起馬公交通警察分隊長徐守秦抓民眾開報失號牌車輛的事,老高就不得不跟我們澎湖服公職的朋友,談談權力的傲慢。老高認為,擁有限制或影響人民人身自由權力的公職人員,應謙卑自持,慈悲處事,不能被權力迷失。

前一陣子,彰化發生1件事。有個女檢察官在偵辦1件妨害家庭的輕罪案件時,為了查證女被告的胸部有什麼硬塊,當庭要女被告脫光衣物,並搓捏女被告的胸部。這件案子,引發各方的撻伐。

再往前看,花蓮地檢署1個檢察官,為了自己讀幼兒園的孩子被同學排斥,就仗著他的檢察官辦案權力,帶幾個警察到幼兒園辦私案,企圖藉此嚇唬幼兒園和小朋友。這事也鬧得全國皆知,大家都罵這個檢察官藉勢欺人。

對於這2個被權力沖昏頭的檢察官,老高前不久曾經在全國性報紙的個人專欄裡撰稿批判他們,被國家賦予他們的莫大權勢沖昏頭,失去自我認識。當然,老高也在文稿裡告訴他們,剛毅執法,和心懷慈悲、行事謙卑可以並存。

無論是謙卑,或者是慈悲,在所有的人身上,講究的就是我們儒家思想、孔孟之道的一個「仁」字。孔子的這個「仁」是什麼,賢者曾子曾經詮釋說:「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而顏淵有一次向孔子問「仁」字作何解釋。孔子說:「克己復禮為仁」。

所謂忠恕,就是我們說的慈悲存心,寬以待人。而克己復禮的克己,談的是克制私欲、約束自己的修為。復禮則是講求待人接物,如何有節有度,符合天理法度。換句話說,也就是謙卑的功夫。

我們公職人員當中,司法檢調警等執法者,都有刑事訴訟法、警察法等等相關法律,賦予各種寬嚴不同的權力,能限制或影響人民的人身自由權益。老高一直認為,這些執法者於執行法律的過程中,除了剛毅不屈,還得多幾分慈悲和謙卑。

許姓民眾駕駛被報遺失牌照及報廢車子,是1個事實,馬公交通警察分隊長徐守秦見有問題予以攔查,也是執行公務的正確作法。但徐守秦犯的最大錯誤是,他把許姓民眾駕駛報廢車子及報失車牌的行為,混淆了,而且一開始徐守秦就以竊盜現行犯對待許姓民眾。

許姓民眾駕駛已報廢的車子,沒有犯罪,而是違反行政規定,頂多是被開罰單,車子被沒入。許姓民眾車子的車牌被報失,牽涉到的可能性,最嚴重的是竊盜車牌的竊盜罪,或者車牌掉失的侵占遺失物罪。

徐守秦是不是被績效沖昏頭,老高不敢確定,但他如果在攔查時能多用點心,有點慈悲,就應該從比較寬的角度來看待,不必用到刑罰較重的竊盜罪,更不必把人家當現行犯。畢竟,就是要論以侵占遺失物罪,這個罪也只是罰500塊錢罰金的微罪。

而且,當許姓民眾拿出了車子合法轉讓證明文件,警方人員接著也向臺灣的相關當舖、謊報遺失車牌的原車主,都查證了許姓民眾沒有犯罪的事實之後,徐守秦還一再堅持要依侵占遺失物罪究辦許姓民眾,這就顯得拿雞毛當令箭,把權勢隨意耍,太不厚道。

老高認為,任何對人民身體自由的限制,都極為嚴重。警察在執勤時,應權衡當中牽涉的公益及法益,使用符合最小侵害原則的方式。也就說,警察執法採取的手段,不能逾越必要之程度。而這當中如何權衡,就得靠慈悲、謙卑的修持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