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幫徐守秦倒忙

編輯部 2019-05-23 星期四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馬公警分局交通分隊長徐守秦涉嫌違法逮捕民眾的事,演變得很奇怪。澎湖縣警察局迄今的調查,堅持他們只是以「證人」處理本案,企圖為徐守秦的逮捕「犯罪現行犯」開脫。但沒料到,中天記者顏裕隆卻還在臉書上為徐守秦幫腔,指責被徐守秦逮捕的許姓民眾是「違了法」被查,直接打臉警方的調查。

究竟中天記者顏裕隆的臉書貼文內容,是不是來自於徐守秦,只有他們2個人清楚。但老高認為,假設顏裕隆寫的臉書貼文內容,是來自於徐守秦,那麼,徐守秦就實在不適任警察單位的任何主管職位。縣警察局只有將他調職,免得災損繼續擴大。

說句不客氣話,老高採訪社會新聞幾十年,看過、經歷過的警察與民眾爭議案件,數都數不清。警察機關首長、督察單位在有關員警風紀或違失的調查上,會如何的護短,老高相當清楚。因此,當縣警察局前幾天發布新聞稿,宣稱該分局在查處許姓民眾的案件上,是以證人調查,老高只給個會心的微笑,不想吐嘈。

縣警局的新聞稿有3點內容。第1點談到的,是確認許姓民眾駕駛的車子,經查為報廢登記之汽車仍行駛,遂以違反道路交通處罰條例製單舉發,並將該車輛沒入。這一點的意思是說,他們只就報廢車仍行駛開罰單。

警局聲明的第2點,直接講到本案重點。警局說:「本案經查證後,以偽造文書罪將林姓原車主函請地檢署偵辦,許姓男子則以證人身分接受調查及詢問以釐清案情。」這也就是說,警方查證後,查出是林姓原車主謊報遺失車牌,許姓男子沒有犯罪,所以用證人身分詢問他,事後又把林姓原車主依偽造文書罪移送法辦。

警方聲明的第3點稱:「本案從交通分隊巡邏勤務中發動攔查盤檢、後至許民隨分隊員警返回駐地接受調查及查證過程,均未有行使逮捕而強行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係請許民配合釐清說明案情。」這是幫徐守秦強調,從頭至尾,他沒有逮捕許姓民眾,也沒有強行限制許的人身自由。

這就很有意思了。同樣是幫徐守秦說話,中天記者顏裕隆寫的貼文,和警察局發的聲明稿,南轅北轍。用一般通俗語,顏裕隆似乎是幫徐守秦打臉縣警察局,而且出手相當重,還扯了警察局內部爭搶交通分隊長職位的一些東西。

如果顏裕隆這1則貼文,只是顏依自己的意思寫的,用來力挺徐守秦,暫不談他對法律認知的程度如何,但這則貼文是在幫倒忙。因為,徐守秦這一事件的爭點,在於他有沒有把許姓民眾視為犯罪現行犯或嫌疑人,並予逮捕。有就不對;沒有就過關。

而警方的聲明講一堆,都在幫徐守秦開脫,說他沒有逮捕許姓民眾,警方也視許為證人而已。但顏裕隆這貼文,是打臉警方聲明,指許姓民眾是犯罪嫌疑人,而且還「違了法為了脫罪,死咬執法員警執法態度不佳、傲慢」。

顏裕隆的貼文,假設是徐守秦授意或親寫的,那麼問題更大了。縣警局為大局考量,為他徐守秦圓說,講他並沒有逮捕許姓民眾,也沒有把許當犯嫌,結果徐守秦還不領情,寫了一堆他把許姓民眾當犯罪嫌疑人的內容,還指責許違法後飾詞狡辯,要脫罪。

寫到這裡,老高除了真心希望,顏裕隆的這篇貼文,不是徐守秦授意寫的,也引唐太宗「百字咸言」中的1句話相勸:「交有德之朋,絕無益之友。取本分之財,戒無名之酒。常懷克己之心,閉卻是非之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