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幫徐守秦模糊焦點

編輯部 2019-05-22 星期三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我們社會上某些人,為了隱藏事件的真相,最常幹的手法,就是用雜七雜八的一些無關事項,打煙霧彈,模糊焦點。令人訝異的是,在馬公交通分隊長徐守秦被指違法逮捕民眾的事件上,出面幫徐守秦模糊焦點的,居然是中天電視澎湖的記者顏裕隆。

顏裕隆為什麼幫徐守秦說話,老高聽了很多原因,但這無關主題,就不必贅言。但因為顏裕隆是媒體記者,不論他專業的背景如何,他公開發表的言論,總是會影響一點社會視聽,老高不得不撰文予以批判,以正視聽。

徐守秦被指違法逮捕許姓民眾的事,基本事實是,徐守秦在巡邏時,發現許姓民眾開的汽車,掛了人家報遺失的車牌,而予攔查。徐守秦被質疑,待許姓民眾拿出了汽車轉讓文件,證明他是合法擁有該車之後,徐守秦仍堅持以竊盜現行犯,逮捕許姓男子,並留置查辦。

包括縣警察局、馬公警察分局、議員在內的單位及人員,質疑的焦點都在於,徐守秦是否因為爭取績效,而故意入人於罪,或者為績效罔顧許姓男子提出的合法交易文件,以及偵查隊人員提出的法律意見,仍堅持要以犯罪嫌疑人,偵辦許姓男子。

如果徐守秦僅是因為疏於法律認識,而侵害到許姓男子權益,警方給予處分,不論是記過、申誡及調職,都在正常的懲處範圍。萬一徐守秦是為了績效,而故意入人於罪,那麼這樣的行為,就有觸法之虞,警方恐怕必須將他依法移送檢方偵辦。

中天電視記者顏裕隆在臉書上的貼文,究竟是顏裕隆自發性寫的,或者是徐守秦抱怨的,並不重要,老高不願猜測。這則貼文最可議的是,拿買賣權利車可不可以辦過戶等等無關的事,糢糊本案焦點之外,也有製造本地人,欺凌徐守秦這個外地來的人,以及警界許多人覬覦交通分隊長職位,而故意藉此事,欺侮徐守秦的氛圍。

顏裕隆的貼文寫:「明知權利車諸多後遺症,恐涉違法,如何通過驗車?為何還要涉險買權利車?目的用意為何?」又違背事實寫說:「違了法為了脫罪,死咬執法員警執法態度不佳、傲慢,如果駕駛的車輛不是權利車,是為合法車輛,有必要動用議員施壓嗎?」

事實上,許姓民眾合法擁有這輛汽車,已經由警方查明屬實。車牌報失,也經檢察官查明是車主謊報及誣告。既然許姓民眾是合法,顏裕隆憑什麼指謫人家是「違了法為了脫罪」。至於動用議員之說,是為了脫罪,那麼至少2名議員為徐守秦向縣警察局長關心,難道也是徐守秦為了脫責?這邏輯不通。

最糟的,是這個記者的貼文又寫道:「馬公分局交通分隊長一職原本就是警界VS民意代表屬意必爭之地,掌握了這個位置等同掌握馬公地區交通事故處理先機,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稍早之前有資格者無所不用其極、找關係、投黑函,匯集民代、地方士紳、富甲、警友向前局長施壓」。

「最後賈局長為了平衡各派,找來一位外地人接任,就是不讓馬公市區交通事故、酒駕等不法任人宰割。前局長用心良苦,為顧大局,處以申誡平息事端,不料賈局長高昇,新任局長又十分重視民代與媒體,狼群重啟此案,群起撕咬1位沒有後臺、隻身來澎服務,勢單力薄的外地警官,強迫警長將其調離非主管職,其心可議啊!」

這篇貼文,有意製造什麼社會印象,交由大家評斷。但老高只能這麼說:中天記者寫這一貼文的心態,才是可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