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顧問引喻失義之言

編輯部 2019-08-03 星期六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前幾天,老高寫新聞報導了「桶盤168」號自用小船,在106年的8月間,1個月內被海巡等單位連續查獲6次違法穿戴潛水器下海打魚,卻被陳光復的縣府連連從輕裁罰,造成這條小船的船主直到最近,還敢於做這種違法潛水打魚的生意。結果沒想到,陳光復的人看了報導不知檢討,還引喻失義的說些歪理,混淆視聽。

如果,只是一些知識不足、胸無點墨,講起話來顛三倒四之輩,老高也就當成笑話,一笑置之,不當回事。但就因為搞引喻失義的,是陳光復過去倚重的首席顧問郁國麟,老高就不得不寫篇漫談,來批評他的作法。

老高批評郁國麟的引喻失義,出自諸葛亮的「出師表」。大家都知道,傳之千古的「出師表」,是諸葛亮在1,800多年前,也就是蜀漢建興五年,臨出兵北伐曹操的魏國之前,寫給後主劉禪的奏表。當時,諸葛亮知道,這個劉後主喜歡親近小人、聽好話,所以寫了「出師表」諄諄勸誡劉後主,親賢臣、遠小人。

老高之所以會引述到諸葛亮的「出師表」,來談郁國麟,用意不在指謫或批評郁國麟,而是在鼓勵他,應該如「出師表」中所說的「接納諫言,陟善罰否,親賢臣,遠小人」,而不應該和澎湖一些無識之徒聲氣相通,一道沉淪,成為笑柄。

「桶盤168」這條自用小船,在106年8月的1個月內,連續被查獲6次違法潛水打魚,當時的陳光復縣府嚴重違反法理,一再的從輕裁罰,放縱這條小船的船主,一而再的違法載客出海潛水打魚的事實,絕不是郁國麟用悲情的訴求,就能扭曲。

老高認為,如果像這種1個月連犯6次的行為,縣府都敢於從輕裁罰,說實在話,我們整部漁業法就可以丟進焚化爐燒了,所有的漁民要怎麼毒、電、炸,要如何用滾輪式拖網捕魚,都變成理所當然,而我們所謂的海洋生態保育,都是空談。

違法穿戴潛水器材下海打魚,違反漁業法規定,可處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老高認為,首次被查獲違法的,除非行為實在特別惡劣,主管機關在裁罰時,自應給予自新的機會,用最輕的3萬罰鍰。甚至還可以依行政罰法的減輕規定,給予減半。

就算是隔了一段時間,同一個人再犯同樣的違法潛水打魚,主管機關再給予最輕的3萬元罰鍰,老高都認為,並不為過。可是「桶盤168」在1星期內連犯3次,縣府在第3次裁罰時,無論依什麼想法,都應予加重處罰才合理。但縣府不僅沒有加重處罰,反而從輕又減半的裁罰15,000元。

這樣的裁罰,已經超出主管機關行政裁量權的範圍,有違法濫權之嫌,老高據以批判,自是合理評論。但沒想到,郁國麟在臉書評論這一事件時,居然舉澎湖時報違反選罷法,於投票日刊登候選人賴峰偉宣傳廣告,被選委會決議按最低額減半裁罰的案例,來評比。

老高指郁國麟引喻失義的道理,就在此。澎時違法刊登這個廣告,就只1次,也是首次。和「桶盤168」的1個月就犯6次,完全不同。澎時的首次違犯,無論是適用行政罰法,或者什麼其他法理,本來就可以適用最低的處罰。就像有些人首次犯酒後駕車,或者犯其他錯誤,法院都予從輕論處,以勵自新一樣。

郁國麟和一些陳光復的支持者,可以不滿老高的言論,但不能睜眼說瞎話的,拿首次違犯行為和1個月連犯6次的行為同等論述。因為這種引喻失義的行徑,將動搖我們所有的法律根基,使我們的社會秩序難以維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