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泳渡的遺憾

編輯部 2019-06-17 星期一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晨泳會最強壯的會員「財哥」王英財,在15日的5公里泳渡澎湖灣挑戰中,不幸溺水往生。聽聞這位浪淘英雄在博浪中逝去,同好均表惋惜。昨天,晨泳會多位浪淘好手齊聚一堂,試著探尋「財哥」遇難的蛛絲馬跡。

老高雖然不是晨泳會的成員,但有幸參加了這次的泳渡澎湖灣的5公里海泳,也和「財哥」等等晨泳會的參與成員,搭同1艘快艇,一同從船上躍入海中,開始挑戰。這也可以說,老高和晨泳會,和「財哥」,都經歷了相同的泳渡過程。

不論「財哥」是因何遇難,單就老高眼見的事實,承辦這次泳渡澎湖灣的臺灣鐵人三項公司,在安全防護上,是不及格的。這樣的不及格分數,是老高實際在大浪中泳渡,實地經歷所做的結論。

臺灣鐵人三項公司是1家享有盛名的公司,經常在臺灣各地承辦馬拉松、鐵人三項活動。老高對於這家公司承辦活動的專業及經驗,未曾有過絲毫的懷疑。而且事實上,這家公司也確實把這次泳渡澎湖灣的活動,辦得有聲有色。遺憾的是,少了最重要的安全一項。

老高說的安全,不是指當天海浪多大,能不能開泳。 畢竟報名參與5公里泳渡的人,包括老高,幾乎都自信體能,也有意挑戰浪淘。就如同世界上那些頂尖的登山高手,明知世界第一高峰埃佛勒斯峰,險峻難攀,氣候變幻致命,但高手們都還願意花數百萬元費用,用生命挑戰一樣。

但高手想用生命挑戰極限,不代表承辦活動的單位,就能忽略安全戒護。承辦泳渡的臺灣鐵人三項公司,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要全力協助泳者博浪,又能讓泳者安全達標。因此,泳渡當天的海象如何,浪有多大,適不適合讓泳者下水,並非老高評論的焦點。安全戒護才是。

15日清晨,參與5公里挑戰的好幾百人,分別在南海碼頭搭乘4艘快艇到大菓葉海域,準備於6點鳴槍,讓泳者躍入海中開泳。快艇到達起泳海域時,因為4艘快艇不時捲起湧浪,讓坐或站在快艇上的泳者,感覺到強力的搖晃。有些覺得暈船的泳者,催促承辦人員,應該趕緊讓他們下水。

但因為負責沿線戒護的獨木舟,還都在大菓葉碼頭,正緩慢的划出,還沒到起泳的定點,更不用說沿線戒護,因此承辦的人員只能要大家忍一下,等獨木舟到達才能起泳。好不容易等到戒護獨木舟剛划到快艇邊,泳者就在鳴槍下躍入水中開泳。老高當然要問:為什麼這些安全戒護的船隻,在開泳時,都還沒到定位?

暫不說人在海中,如滄海一粟,事實上泳者在大浪中泳渡,方向也難掌控。老高當天泳渡時,不僅因連續大浪的阻隔,看不到其他泳者,無法跟著辨明方向,也無法在海上找到任何承辦單位所說的海上方向指標。

記得8、9年前,老高第一次挑戰6公里泳渡時,主辦單位曾經從大菓葉到觀音亭,拉了1條引導繩,沿繩索邊,每5百公尺或1公里,就有1只指示浮標,而且沿著繩索邊,都有戒護船隻隨時緊盯泳者。老高光是游偏了,就被吹哨子警示多次。

這次最糟糕的是,老高游了2個小時左右,右腿有點抽筋,眼望四方,都看不到任何救生船艇。只能自行潛水按摩解決,再往前游。除了老高,晨泳會的議員蘇陳綉色同樣經歷這樣的險境。她也在抽筋時,找不到救援船艇。

老高認為,浪大對泳者體能及技術是個極限挑戰,相對的,對於主辦單位,也是安全維護的挑戰。15日這一天,臺灣鐵人三項公司沒有通過大浪的安全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