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桶水的立場

編輯部 2018-12-16 星期日 22:00 [ views] 老高漫談,

為了賴峰偉提名他外甥薛蘢富,當未來的工策會副總幹事,陳光復的縣政顧問郁國麟好像吃了大補丸似的,活跳了起來。先是直指賴峰偉違反公務人員任用法第26條的規定,接著又大罵老高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對這件人事案,連個屁都不敢放。

而且就算是老高寫了新聞,忠實報導郁國麟指稱這一任用有違法之虞,我們這位郁老也對於老高的用詞「違法之虞」,相當不滿,罵老高沒有道德勇氣,不敢直指這一任命「違法」。

老高還是要勸我們郁國麟稍安勿躁。不要隨便抓一條公務人員任用法第26條,就胡亂詮釋。老高不客氣說,我們的法律如果能像郁國麟這樣隨便看,就隨便詮釋,我們的法官就不必那麼辛苦。專門解釋法律疑義的大法官會議,也可以解散撤除。

法律的解釋或適用,首先要看這個法的適用範疇及對象。郁國麟抓來的這個「公務人員任用法」,第1條就明示,「公務人員之任用,依本法行之」。這就表示,這一法律適用的對象是「公務人員」。

再依同法第 9 條及其他各條文規定的內容,以及「公務人員任用法施行細則」第 2 條第1項規定的「本法所稱公務人員,指各機關組織法規中,除政務人員及民選人員外,定有職稱及官等、職等之人員。」等等範疇,實實在在確認,「公務人員任用法」只適用我們所說的狹義的、正式的公務員。

即使郁國麟硬是要鐵齒認為,這個法適用所有廣義的公務人員,那麼,老高再請他看他所說的第 26 條。這條文規定,各機關長官對於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不得在「本機關」任用,或任用為「直接隸屬機關」之「長官」。

這裡所說的不得任用,是限於「本機關」,或者「直接隸屬機關」的「長官」。就澎湖縣長來說,本機關是縣政府,直接隸屬機關是所屬像是農漁局、文化局等府外機關。工策會不是縣府的機關,更不是直接隸屬機關。

老高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郁國麟,這位陳光復縣長最為倚重的顧問兼發言人,你把法條搞錯了,胡扯東胡扯西的,誤導社會視聽之外,還亂指老高如何又怎樣。

接著,老高也順便給郁國麟長知識。如果要挑賴峰偉任用外甥為工策會副總幹事的毛病,倒是可以拿規範廣義公務員的「公務員服務法」第17條規定來論。這一法條規定,公務員執行職務時,遇有涉及本身或其家族之「利害事件」,應行迴避。

「公務員服務法」內沒有對所謂利害事件,進一步界定,但參酌「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內對利益的規範,凡聘任、聘用、約僱、臨時人員之進用,都屬利益,只是屬非財產上的利益而已。

雖然利衝法規範的公職人員之利害關係人,只到二親等親屬,而且工策會還是個妾身不明的「黑機關」,但老高認為,既然工策會聘任人員,領的是縣府支付的經費,那麼,賴峰偉聘任他外甥擔任工策會副總幹事,就可能有「公務員服務法」第17條規定的「家族利害」疑慮。

從法律面講,縣長若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7條規定,同法第22條有處罰規定,是可以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規定,移付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懲戒。

不過,這件事應該拉高到政治道德層次來論。陳光復過去敢不顧外界觀感,主導修改工策會人事規章,讓原本資格不符的好友陳明山當總幹事,這不代表賴峰偉也可以這麼幹,聘自己外甥當工策會副總幹事。

老高認為,賴峰偉這次以3千多票,打敗現任縣長陳光復,肩負著澎湖人對他的重託及諸多期許。其中,當然包括清新的政治氣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