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保育的暴行無藉口

編輯部 2018-09-22 星期六 23:00 [ views] 老高漫談,

保育志工陳盡川海上被澎湖潛水會的人員打到頭破血流的事,最近引發各方討論。有人站在潛水會人員的立場,指這場流血事件,是因為陳盡川在潛水會人員下潛的海域,故意蛇行騷擾,又拿手機對著人家蒐證錄影,才引發衝突。這種說法,似乎有意給這場暴力事件,找藉口。

有人這麼說,是誰給陳盡川冠上了生態保育志工的身分?陳盡川又憑什麼可以駕船到別人潛水的海域,干擾人家的潛水,而且這樣做有沒有違法在先?陳盡川對著潛水會的人及船照相,是不是侵犯了人家的隱私,侵害了人家的肖相權?

以現行的法律來說,駕船在有人潛水的海域蛇行,確有妨害公安的問題。20日當天,陳盡川如果確有開船蛇行於潛水海域,潛水會的人員為了伸張自己的權利,應該要全程錄影蒐證,並向海巡報案,甚至提訴訟。

老高也相信潛水會的人應該有拿手機,錄影當天兩船對峙的情形。只不過,到目前為止,潛水會的人似乎沒有打算拿出相關的蒐證。最妙的是,潛水會人員到海巡隊做訊問筆錄時,並沒有明確主張,陳盡川的船蛇行於潛水人員的頭上海域。

因此,老高認為,所謂陳盡川駕船蛇行,只是潛水會某些人對外放的風聲,給自己的暴行,找理由。否則的話,潛水會的人員老早就會把相關的錄影蒐證影片,給PO在臉書上了。

有關陳盡川對著潛水會船艇及人員錄影照相,是否涉及侵害肖相權、隱私權或個資的問題。老高認為,這並沒有違反任何刑律。首先,這件事發生在貓嶼的公開海域。其次,潛水會人員駕駛「澎潛3號」船艇,搭載穿有潛水裝的乘客,有意在這個海域潛水,是屬於在公共場所的公開活動,不涉隱私。

而且,這樣的潛水活動,可能有生態保育的問題,牽涉到公共利益,不必說畢生投入生態保育的陳盡川,可以就近監看、蒐證,就連一般的社會大眾,基於維護澎湖海洋生態的初衷,也可以對著他們蒐證錄影,不會有所謂侵害人家肖相權或隱私權的問題。況且,相關的蒐證,只拍到了人形、面貎而已,也沒有侵害個資。

進一步說,我們國家的所謂肖相權,不涉刑律,只有民法上的侵權。依我國民法的精神,人的肖相權屬於人格權的一種。而民法第195條第1項有關人格權的侵害,有兩個要件,一是必須不法,二是這樣的侵害要達到情節重大的程度。

正如老高先前說的,陳盡川當天開船到貓嶼海域,是要監看潛水會的潛水人員,有沒有違犯生態保育。他即使拿手機出來蒐證,也在合情合理的範疇,並無逾越不法的程度,更不具情節重大的要件。

但如果陳盡川把他錄影蒐證到的影片,拿來做營業使用,那麼,潛水會的人員就可以提起民事訴訟,就陳盡川的侵權,請求損害賠償。不過,依陳盡川方面的陳述,他當天用來蒐證的手機,在他被打了之後,被不知名的人弄丟了,找不到了。

老高懷疑陳盡川的手機是被人家故意丟海裡了,但老高仍要建議,潛水會的人員如果有誰掌握了陳盡川的手機,請立即拿出來當證據,一來證明陳盡川有蛇行,二來也可以據此主張陳盡川侵權,訴請損害賠償。

不過,老高相信,潛水會的人員即使有,也不會提出手機的證據。因為即使提出了,也可能對他們不利。我們的刑律給被告一個權利,不證己罪。潛水會的人是可以不提出這個證據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