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倉媽祖的四大類型

編輯部 2019-11-20 星期三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講到大倉媽祖,老高就為澎湖感到悲哀。許多生意人,尤其是做旅遊生意有關的,經常跟老高講陳光復停建大倉如何不對,強力主張澎湖應該建大倉媽祖,讓澎湖多一個觀光旅遊新景點。不過,當賴峰偉宣布續建大倉媽祖,站出來發聲的,幾乎都是同一批反對的人,絕少看到贊成的這些人表達意見。

有句話講,沈默的大多數,我們澎湖還真的如此。老高和這些沈默的朋友談話時,發現他們沈默的背後,有個令人厭惡的恐懼。老高請反對大倉媽祖的朋友,包括郁國麟、冼義哲等看看,當前臉書等網路反對者,大多是那些個不就事論事,專做人身攻擊的傢伙。

做生意的,就擔心一表達意見,他們的店和生意,就會被當成箭靶,受到惡意攻擊及污衊。就拿老高來說,這些人長期來對老高人身攻擊,要不是老高身經百戰,黑白兩道的各種暗招、賤招都見識了,否則,也可能像這些生意人一樣,噤聲,成了沈默大眾的一個。

反對大倉媽祖的人,大體上初分為四種。一種就是老高講的,不分青紅皂白,跟風隨向的,人家反對,他就反對。而這些人反對的言論,沒有一點理性,就是像潑婦罵街一樣,見贊成者的意見,就破口大罵。這種人,屬於我們社會通認的神經病,不必理會,就讓他們瘋言瘋語去了。

一種是見不得人家好的。這類人對於澎湖所有的建設,只要不是讓自己添財的,都反對。老高身邊就有這種朋友。他們反對任何建設,任何對澎湖的投資。就拿澎湖縣政府以BOT方式,讓廠商投資興建福朋喜來登大飯店、澎澄飯店來說,這些人就反對。他們的理由是,建這飯店只「圖利了大財團」而已,錢都給這些有錢人賺去,對澎湖人沒有好處。

還有一種是,看起來帶有理念性的反對。這類型的人,郁國麟大家熟知,不必贅言,老高就拿年輕朋友冼義哲當例子。冼義哲是個難得有衝勁的年輕人,本身的文化素質又好,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慎選議題就衝來衝去。

冼義哲絕對可以,也有權反對大倉媽祖,但他只表達了反對兩個字,並沒有提出具體替代方案,讓大家知道這尊媽祖可以放哪裡,予人空言反對的印象。再加上他這陣子反對拆公園、反對拆臺電舊電廠,反對很多事,更會被人家扣上為反對而反對的帽子。

另有一種人就是某些個激進的基督教徒。這些基督徒大多不是澎湖人,他們依據基督教義,是反對設立任何神像的。儘管如此,他們並不敢主張澎湖各宮廟的神像,都應該撤掉,就只能拿還沒設立的媽祖大銅像說事,極力反對。

這些基督教的反對者,態度激進,也懂得行銷及包裝他們的反對意見。他們偽裝自己是澎湖人,打著海洋生態保育的旗幟,在網路、臉書有計劃的推動反對大倉媽祖音量。老高曾經向臺中市查證,這些人不僅反對設在海島的大倉媽祖,也反對設在岸上,無關海洋生態保育的臺中大安媽祖,並衝入設立大安媽祖的研議會場,強力抗爭。

可能是澎湖人比較好騙,這些人在澎湖沒有搞衝入會場這套火爆手段,而是在臉書等網路上,設立許多不同名字的假帳號,遇有支持大倉媽祖的人,就群起圍攻批罵。4年前多前,老高就發現,他們設計的反大倉媽祖的標章,當中就隱藏1個十字架。這種充滿宗教性的反對,鐵證如山。

可悲的是,澎湖一些沒見地的人,只見反大倉媽祖這幾個字,就跟著喊反對,沒見到這十字架背後代表的是什麼。這就叫悲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