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倉媽祖的老舊雜音

編輯部 2019-11-13 星期三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縣長賴峰偉前腳在縣務會議上,決定續建大倉媽祖文化園區,當年同一批反對建大倉媽祖的人,立即發聲質疑及反對。這些反對者的看法和論述,五年多來沒啥變化,而大倉媽祖銅像的外觀及命運,都變了許多。

在大倉媽祖的問題上,老高覺得陳光復幸福多了。104年3月間,就任縣長3個月不到的陳光復,突然宣佈停建大倉媽祖文化園區的時候,地方上那些支持大倉媽祖建設的人士,似乎遇到什麼恐怖的場面,噤若寒蟬。即使有些人提出了抨擊,找上了縣長室理論,也都軟弱無力。

提出大倉媽祖營建案的前縣長王乾發,沒這麼幸福,而且為了這尊媽祖,被反對者一路追打猛批到幾乎不成人形。如今,賴峰偉決定要續建大倉媽祖,原先那一批追打王乾發的反對者,又成群出擊,開始打擊賴峰偉的這一決定。反對者這一作法,乃預料中事,老高見怪不怪。

今天老高這篇漫談,主要在提醒大家,民主社會一種「雜音現象」。前幾天,賴峰偉縣長參加國民黨澎湖縣黨部辦的一項輔選活動。他在活動中,向民眾談到他的施政時,曾經說到:「施政都會有雜音」。

沒錯,任何政府的施政,再怎麼正確,再如何利民,都會有雜音。如果我們從面對雜音的角度來談政府、行政首長,老高認為,如何正確看待各種雜音,權衡雜音的質與量,決定了行政首長的政績及評價。

說實在的,天下沒有「全民擁戴」這種美事。政府首長行事、施政,只要能獲得百分之60以上人民的認同及支持,就足夠了。即便有相當百分比的雜音,行政首長能設法說服,就去說服,沒有辦法撫平,那也就任由他去,不必掛心。

如果行政首長對雜音掛心,就會對他的施政及政策產生猶豫,一猶豫就會躊躇不前,最後落了個什麼都沒做,事事都做不成。老高記得,曾經是陳光復首席縣政顧問的郁國麟,在談到陳光復許多施政做不成時,就曾以陳光復「耳根軟」,聽不得異聲,來形容。

所謂「耳根軟」,就是太把雜音當回事,或者把正音誤當雜音。而說到這個,老高就必須提馬英九。國民黨在馬英九手中丟失政權,就是馬英九太在意雜音;民進黨之所以能在選舉中奪得政權,也就是他們這批人馬,把反對他們的聲音,都當雜音。

五年前太陽花學運,就是個鮮明的例子。民進黨支持的一大批群眾,把各方的批評聲浪當雜音,打著反服貿旗號,衝入立法院,並予佔領。這在任何國家,政府必然動員警察或軍隊,驅逐這些群眾,奪回政府大樓。

但馬英九太在意「避免傷及群眾」的雜音,遲遲不採取驅逐行動,導致群眾受到鼓勵,又去攻佔行政院。結果呢?讓民進黨取得政權,而且把這件事變成佔領者有理,執法的警察還要國家賠償。

民進黨不一樣。她把反對聲音全當雜音,甚至不理會理直氣壯,合理合法的正音。所以他們不聽軍公教的呼聲,想砍軍公教年金,就砍;無視違反民主機制的指責,想立什麼法打國民黨,就立什麼法。

回過頭來講大倉媽祖文化園區。老高認為,無論是王乾發任內的縣府及議會審議通過興建案,或者陳光復任內決定把大倉媽祖停建,都是在各種正反意見都充分表達下做成。

這興建與停建大倉媽祖的差別,說白了,就只在於行政權掌握在誰的手裡,誰決定聽什麼聲音而已。如今,澎湖民眾既然用選票,把行政權交到賴峰偉手上,那麼賴峰偉決定續建大倉媽祖,也很順當。這就是民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