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倉媽祖的背後

編輯部 2019-11-18 星期一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受到賴峰偉縣長宣示,「不挖航道、不擴建港口、不增建服務設施、要限制每日登島人數」的影響,反對續建大倉媽祖園區的聲音,似乎從過去的生態保育,轉向了對園區未來發展性的質疑。由老高好友郁國麟領軍的反對聲音,幾乎都認為賴峰偉做不到他的這些承諾,而有些議員的反對,也僅止於不應設在大倉,至於該設何處,也講不出個所以然。

其實,郁國麟等一干人等,對賴峰偉續建大倉媽祖的質疑,吹的還算是譜內,在老高看來,陳光復4年多前宣布停建大倉媽祖的雜七雜八理由當中,妄指花大錢興建好的大倉媽祖文化園區,會變成蚊子館,這才算是離譜。

我們俗話說:「路是人走出來的」。有賢者寫的:「歲月若水,走過才知深淺;時光如歌,唱過方品心音」這段話,更是引人入勝。翻開我們人類文化的發展史,我們會發現,人生很多事,很多偉大的發明,傳之千古的知名建築,都是當年創始人,在各方質疑、反對,甚至嘲笑聲中,排除雜音與萬難一一完成,而影響後世。

澎湖的各項建設,又何嘗不是在民眾質疑與反對聲中完成。遠的不說,別的縣長也不談,就拿曾經擔任過2任縣長的賴峰偉來說,類似的事例,可以舉出一大堆。馬公市草席尾的一大片墳墓區,歷經幾百年的埋葬,先人骨骸,至少埋了有5、6層。

當年,賴峰偉當縣長,決心要遷空這一大片墳墓及先人骨骸,民間的反對與質疑聲浪,比起對大倉媽祖的反對聲音,大到好幾倍。結果呢?當年沒人敢走進去的草席尾,現在成了建築林立的民族路。晚上還有人吃燒烤聊天。同樣的,當年居民反對興建的菊島福園,現在成了民眾稱頌的好建設。

講到大倉媽祖,當年最為反對的,其實不是海洋生態保育者。而是對其他宗教圖像極為排斥的某個基督教派。他們不敢在澎湖舉著宗教上的理由出頭,就拿海洋生態的外衣包裝,以大倉媽祖園區的興建,會挖深航道、擴建港口,破壞海洋生態等等理由,號召不知內情的人加入反對。

說句不客氣話,如果挖深航道,擴建港口,都會被論以破壞海洋生態,而不能做,那麼澎湖各島嶼,北從吉貝、島嶼,南到望安、七美,澎湖處處都有的漁港,豈不都應限建?正在營建中的港灣,又為何未見那些人以保育海洋生態為由,而出面反對。

好吧,賴峰偉比較在意反對者的保育海洋生態主張,在決定續建大倉媽祖時,也承諾「不挖航道、不擴建港口、不增建服務設施、要限制每日登島人數」了,還是有人質疑,這就讓人質疑這反對的用心。

舉限制登島人數來說,郁國麟拿「遷徙自由是憲法保障的」,來質疑如何限制人家登島。其實,郁老只知人民自由權利憲法保障,卻不知憲法也規定,人民的自由權利,得以法律限制之。如果照郁老的遷徙自由說,我們法院判的幽靈人口案,不全都成了冤案。

再談到幾位議員的反對。幾乎都是說「不反對設媽祖銅像,只是反對設在大倉」,這老高覺得,議員的這一反對理由,太過虛渺無據。老高心想,無論賴峰偉說要設在外垵,或者設在蛇頭山,很可能這些議員還是反對。

老高據此建議,19席議員不妨協商一下,看要設在哪裡,做個決議,提給縣長衡酌。免得每個議員各有所好,七嘴八舌下,就算王寶釧再世,來個苦守18年,恐怕還等不到媽祖銅像,該落腳何處。老高還認為,反對是全天下最容易說的話,最難的是,反對之後,如何提出一個能說服眾人的取代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