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學生告鄰居男子強暴 情節不合理法官判無罪 男子中途曾離去 女生還祼身打電腦 等該男子去而復返 女生曾問該男子 是把我當炮友嗎?

記者: 高鳴澎 2019-09-09 星期一 00:05 [ views] 頭版新聞,

馬公市一間店面透天厝,租2樓的一名女學生指控租1樓的顏姓男子,於凌晨時分到她房間強暴她。檢察官偵查後,將顏姓男子提起公訴。不過,法院審判後認為,顏姓男子與這名女學生發生性關係後,曾中途離去,後來返回時,這名女學生的房門未鎖,又祼身坐著打電腦,兩人接續又發生性行為,日前判決顏姓男子無罪。

法官認定顏姓男子沒有強暴,他們兩人性行為是在合意下為之,主要是這名女學生在警所提告時自述,顏姓男子與她正進行性行為時,她曾經詢問顏姓男子:「是把我當炮友嗎?」另外,法官也認為,這名女學生的指述,有諸多不合常理之處,難以讓法院確信其為真實。

據了解,這件所謂的強姦案,發生在兩年前,即106年8月21日凌晨。地點在馬公市光復路一間店面透天厝。由於這件案子幾乎只有這名女學生指述,及女生的男友作證,而沒有其他證據佐證,檢察官花了1年多的時間偵查,才將顏姓男子起訴。

檢察官起訴時指控說,被告顏姓男子與代號A的成年女子為租屋樓上樓下之鄰居。被告承租1樓店面、A女承租2樓房間居住。民國106年8月20日晚上9時40分許起,邀約4名友人到他的店面飲酒聊天,直至翌日0時44分許送走2名友人後,尚有2名友人在場。

顏姓男子趁酒意至2樓A女住處,欲邀約她及她的男友一同飲酒,見A女獨自在家,遂進入房間內與A女聊天,趁A女甫洗完澡,正使用吹風機之際,顏姓男子主動自A女手中取走吹風機,表示要幫A女吹頭髮,藉機親近A女。

被告於吹完頭髮後,從後抱住A女並舔咬A女耳朵致A女癱軟,且將手伸入A女衣服內撫摸,繼而將A女抱上床。A女雖扭動、抗拒,仍無力抵抗,被告遂性侵得逞。被告又令A女為其口交,在口交進行中,突想起尚有友人在樓下店內,便下樓請友人回家。

約經3分鐘後,被告又返回A女房間,見A女裸身坐於電腦桌前,又將A女抱上床,A女雖試圖以扭動身體之方式抗拒,仍遭被告以身體壓制,以不同方式性侵得逞。A女因遭受驚嚇不知所措,為免與被告面對而避至電腦桌前使用電腦時,被告再次靠近A女,並用手指性侵後始離去。因認被告係涉犯刑法第221條第1條之強制性交罪嫌。

法院審判中,被告顏姓男子承認與A女合意發生性關係,整個過程中,A女並未以言語或動作表示反抗,A女還曾配合他的動作,為他口交,A女是自願與他發生性行為。

法官審理後認為,依據A女之指述,她既明知一樓店面尚有被告友人在,且該處尚有其他房客,若她不願意與被告發生性行為,本可大聲呼救,但A女卻未為此求救舉動,已不符常情。

法院判決書中指出,且被告前段行為之後,曾下樓至店面招呼友人離去,此段期間有數分鐘之久,若A女當時已遭被告強制性交,依照當時現場情況,A女可利用此時間由側門離開租屋處,而不會被被告發現,亦可藉機向友人求救,至少也要將房門反鎖以防被告再度進入,但A女當時卻未為任何自救舉動,且裸身打玩電腦,放任被告再度進入其房間並繼續發生性行為,實有違常理。

判決中說,此外A女在警詢中,曾稱她當時詢問被告:「是把我當炮友嗎?」然所謂「炮友」,顯係以合意發生性關係為前提,而僅在質疑發生關係之動機是否出於真摯之愛情,或謊稱愛情而實際出於慾念而已。若A女係遭違反意願而性侵,主觀認知上即應屬單純性侵加害人及被害人之關係而已,根本不應有所謂「炮友」與否之質疑。故A女指述遭被告強制性侵之情節,確有諸多不合常理之處。

另外,判決中也指出,A女於發生性行為後約20分鐘,以臉書訊息告訴男子她被性侵的事,她男友詢問:「你被強行?」時,A女當時係答稱:「我不知道…到底算什麼,所以我才會說想找你用講電話的」等語,顯然並未為肯定之答覆。而且A女男友聽完她講述的全部過程後,貼了一個網址連結,要A女去瀏覽標題為「什麼是『誘姦』的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