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理性看大倉媽祖

讀者投書 2019-11-17 星期日 00:05 [ views] 讀者投書,

這幾天澎湖的各種網站、臉書充滿了對大倉媽祖像復建的各種討論,多數的討論在有心人的引導下多已產生質變,進而變成人身攻擊,這對澎湖的未來發展是負面的,也讓這案子失去理性探討的空間,但這也應該是少數人想要達到的目的-為了下次的縣長選舉!

大倉的媽祖文化園區在王乾發縣長任內所規劃,規劃初期即引發縣內部分人士的反對,王縣長所領導的縣府團隊亦無法對此案的反對意見予以反駁回應,致使一些莫須有的指控,造成王縣長政治聲望的空前低落,加上馬英九總統執政無能引發空前的社會不滿,並讓民進黨陳光復先生高票當選澎湖縣長。

陳光復縣長上任後即將王乾發縣長執政末期的澎湖幾個重大規劃廢止,興建中的大倉媽祖文化園區即是其中之一;但廢除媽祖像興建後的大倉島,在陳光復縣長任內4年,天馬行空的高談闊論後,並未曾提出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致使大倉島直至目前仍是廢墟一片,政策的反覆也讓大倉居民失去了對縣府的信任!

綜觀反對者於王縣長規劃初期所提出的反對意見不外乎:財政來源、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後續維護及管理等3項,尤其是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是反對意見所極力反對。

王縣長此一規劃全案略嫌粗糙,縣府團隊亦無法對反對者的所提意見予以有效回應,致使此案被一路挨打。賴縣長上任後對已是一片廢墟的大倉主張媽祖像復建,不免又是遭反對者一片撻伐,但反對者的反對意見是事實的真相嗎?有多少的人身攻擊是假其名而行?

以反對者反對最力的「興建後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而言,難道現在的一片廢墟不是對海洋生態及環境最大的破壞嗎?現在生鏽的鋼筋鏽水流入潮間帶、漫天的營造塵土覆蓋大倉,這不是現況最大的污染嗎?

1天1,000人上島繞1圈,拍拍照後下島,會造成什麼樣不可回復的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呢?如果以登島人數即是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那相同環境且登島人數數倍的吉貝島、鳥嶼、員貝、虎井、桶盤等,數十年來豈不是早已全毀?但這些島嶼毀了嗎?事實上並沒有!

況且1天1,000人次,以目前每艘載運63人,1天最多只需17個航班,自早上8點到下午4點,平均每半個小時1個航班,這也不會對大倉的碼頭造成什麼影響,唯一就是改善大倉碼頭內的浮動碼頭讓遊客上下船方便,又何來需要其他航道建設呢?而且未來發船的碼頭也不會限定在重光碼頭,瓦硐、通樑、竹灣都是很好的選擇,而且可以配合北環的景點納在一日遊行程,這有何不可呢?

反對者單純以媽祖像會造成大倉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的意見而反對,事實上是蒼白無力的,因為這其中完全沒有科學的論證數據,有的只是陳義甚高的反對論調,以及無限上綱的環境保護論述。事實上如果以同一標準檢驗,那所有離島都應該停止興建任何硬體建設。

以大倉案造成的海洋生態及環境破壞而言,那碳烤業、汽機車的空氣汙染,海上平臺、家庭廢水的海洋污染更數百倍於大倉案的污染與破壞,反對者又該如何面對?

另外,持反對意見者除了反對外,有針對大倉的未來發展提出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嗎?陳光復縣長廢止興建後也研議了4年,請問有提出了更好的發展建議嗎?沒有!

媽祖像不管是設在東臺、風櫃、龍門,都無法為內垵、風櫃及龍門等3個村莊帶來任何經濟上的助益,因為不在村落裡的景點,就像池西岩瀑,遊客來了拍拍照就走,能有什麼樣的消費呢?

但媽祖像設在大倉,就如同鯨魚洞在小門村,要到鯨魚洞拍照的一定要進入小門村,進入小門村就會有消費,不管是吃個仙人掌冰或來碗小管麵線,小門村因而享受人潮進入後所帶來的經濟發展。未來遊客搭船進入大倉島後,亦會在大倉島的停留時間有所消費,這些消費將直接帶動大倉居民的經濟收入,這對大倉居民難道不好嗎?

我不反對大倉案的復建,因為在現實的狀況下,大倉案的收尾只有3條路:1、繼續興建;2、拆除恢復原貌;3、放任不管繼續爛下去。

第3絕對是最不好的選擇,那就剩下繼續興建或拆除2個選項;拆除必須花一大筆錢,拆除期間及廢棄物運回馬公處理所產生的環境破壞與海洋污染,絕對數倍於繼續興建,而且大倉又恢復到原點,沒有任何好的替代方案的大倉,30年後將會因人口外流而最後是個無人島,我們願意讓大倉這樣嗎?如果繼續興建,大倉居民將因觀光人潮的進入而帶來經濟收入實質上的改善,這樣不好嗎?

我們都關心此案的後續發展,真正讓我擔心的是如何讓大倉居民直接或間接享受到遊客進入後所帶來的經濟發展,而不是被少數業者壟斷,另外就是後續的管理維護問題!

此案在有心人士的誤導與推波助瀾下,已然很難有理性探討的空間,但我們希望反對者的反對意見是科學化的、有憑有據的數字評估,而不是單純的舉著環保大旗反對;縣府亦應在後續的觀光經濟產值分配讓大倉居民共享,及未來的維護管理有確實可行的評估作為,否則像喜來登旁的國際廣場及青灣仙人掌公園,浪費的都是民脂民膏!

投書人:陳瑞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