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漂流瓶」 色情藏在裡面

本報訊 2018-11-30 星期五 07:00 [ views] 第八版新聞,

近日有人反映,透過微信的「漂流瓶」功能,撿到的「漂流瓶」中,暗藏著一些色情信息。調查發現,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微信「漂流瓶」功能,傳播色情內容,非法收取費用,已形成一條灰色產業鏈。

拉客戶 掃碼加看片群
按照微信「漂流瓶」規則,每個微信號每天有20次「撿瓶子」的機會,撿到瓶子的機率不超過五成,大約每20次能撿到5~8個瓶子。

經測試,使用男性性別微信號,連續4天一共撿了25個瓶子,其中有7個瓶子中包含色情信息,如「掃碼加看片群」的圖片、「8.2日最新高清資源」的相關網址鏈接、「30元一小時裸聊」等內容。

透過測試發現,如果在清晨或者夜晚「撿瓶子」,撿到包含有色情內容的「瓶子」概率更高一些。

掃瞄微信「漂流瓶」廣告內容中的二維碼,進入了幾個「看片微信群」。一個微信群的名字叫「138皇庭國際電影院」,微信群裡共有112個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透過掃碼進群。

在這個微信群裡,「群秘」發布消息稱,「拉6名好友入群,免費看片」,不邀人入群會被機器人定期清出群聊。當邀請好友入群,機器人會進行記錄。

群裡禁止聊天和發送廣告,會有「群秘」負責定期將色情短視頻發到群裡。

白天,「群秘」發一些免費色情短視頻,晚上9時以後,「群秘」會發一些視頻鏈接,不過這些鏈接需要「打賞」才能觀看,也就是所謂的付費觀看。隨手打開其中一條視頻鏈接,該視頻名稱十分惡俗,需打賞3.5元才可觀看,而短短不到半小時,已有49人打賞。

賺紅包 賣視頻兼賭博
另一個名為「天上人間」的微信群,短短半天,群人數也增加到了400多人。「群秘」很快換成「發包手」,在微信群裡玩起「在線賭博」。1天後,由於沒有報名賭博,記者被管理員「踢出」。

這些微信群「生命力」並不強,通常一、兩天就會被舉報而被封群,為此,「群秘」經常會在群裡發二維碼,提醒大家「轉移戰場」。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以「微信」、「淫穢色情視頻」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發現共有67條結果。其中2015年8個案件,2016年20個案件,2017年24個案件。其中,以「漂流瓶」、「淫穢」為關鍵詞查詢則有9條結果。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5年6月至9月間,出生於1987年的安徽省廬江縣人龐某某利用註冊的4個微信號,以投放微信「漂流瓶」方式對外宣傳銷售色情視頻。

他透過微信紅包支付的方式,以每1至3部視頻1元的價格向購買者收取費用,共計銷售色情視頻文件74個。經廬江縣公安局鑑定,該74個色情視頻文件均為淫穢物品。2016年10月,法院判決顯示,龐某某犯傳播淫穢物品罪,判處拘役4個月,並處罰金4000元。

還有一個案例發生在廣東連平縣。判決書顯示,2016年6月至9月,出生於1987年的歐陽某某在網上下載淫穢視頻後,透過微信「漂流瓶」發布販賣淫穢物品的聯繫方式,讓有意購買淫穢視頻的人加微信號,由他的妻子葉某某(出生於1991年)透過微信與買家商談,發送淫穢視頻價目表,再透過微信紅包的支付方式進行交易。經物品審查鑑定,被查手機中的148部視頻為淫穢視頻。

法院判決顯示,歐陽某某犯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並處罰金5000元。葉某某犯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並處罰金2000元。

梳理發現,犯罪人員犯罪多是利用「漂流瓶」等方式招攬陌生人,並向這些陌生人傳播、販賣淫穢視頻和圖片進行牟利。犯罪嫌疑人多為無業遊民,也有大學生,年齡不等。他們販賣的視頻每部售價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獲利金額從幾千元到幾十萬元不等。最終,他們都沒能逃過法律制裁。

躲監管 信息避敏感詞
今年10月,微信發布公告稱,近期,一些帳號違反《微信公眾平台運營規範》等規定,發布色情、低俗等違規內容,嚴重影響了用戶的閱讀體驗。一直以來,微信對損害內容生態的行為「零容忍」,接下來,微信平台將繼續清理這類違規內容。

微信公告還稱,近半年來,微信封禁及處理發送色情暴力類內容的帳號2萬5841個,刪除相關文章4萬3511篇;封禁及處理發送低俗類內容的帳號8萬2562個,刪除相關文章12萬4898篇。

儘管微信多次公開表示對不良內容「零容忍」,但包括微信「漂流瓶」在內的平台上,色情信息依舊屢禁不止。

江蘇諾法律師事務所律師樊國民說,較之於以前犯罪嫌疑人通過販賣、傳播淫穢影碟、錄像帶等物品牟利,利用互聯網進行淫穢信息的傳播更便捷、更隱蔽,並且是裂變式的傳播,速度更快,範圍更廣,因此社會危害性也更大。

根據中國法律,以牟利為目的,傳播淫穢視頻文件20個以上的,以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定罪處罰。而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的,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樊國民指出,公安、工信部等部門對於違法關鍵詞、敏感詞彙會提供相應的數據庫,但不少信息通過加入特殊符號等方式規避打擊,圖片也存在類似問題。

樊國民認為,對於網絡服務提供者而言,在傳統的技術手段過濾、接到舉報後人工處理之外,還應該引入更多的審查形式。要加大網路服務提供者事前審查的義務,增加激勵機制,充分引入社會力量的參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