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物老師罵過頭了

編輯部 2019-01-05 星期六 22:00 [ views] 老高漫談,

前兩天寫了1篇漫談,批評澎湖的酸民。正如老高預期的,果然有一大票酸民跳出來,公推老高才是全澎湖頭號酸民。這些酸民這麼說,依據的大概就是老高經常撰文批評這個,痛責哪個的事實。尤其是曾經批評了陳光復1千多個日子。

不過,這些酸民可能不知道,他們之所以被歸類為酸民,不在他們能不能,或該不該對社會事件提出批評,而是在他們批評事情的心理及態度扭曲,而且文字功力又太差,差到過於刻薄尖酸,才會被老高指為酸民。

我們很多人可能以為自己讀了書,能在就學期間,寫了很多作文,或者報告、論文,必然就表示他們能寫文章,也當然會寫類似老高漫談的評論時事雜文。但這個想法是錯的。

批評時事,評論政治人物作為,要寫得到位,罵得恰到好處,不是很容易。寫得不到位,就給人家一種隔靴搔癢,有批卻沒判,有寫等於沒寫的感覺。寫得邏輯不對、層次錯亂,會讓人家覺得是張飛打岳飛,打得滿天飛,看不出所以然來。如果寫的文字,用詞用語過頭了,更會予人有失厚道,尖酸刻薄之議。

舉個老高一直不敢說的例子。大家都知道,陳光復當縣長這些年,老高經常寫文章批評他。但老高批評陳光復的時候,第一個講求,是評論的事實要有根據,其次是老高的用詞用字,都非常小心謹慎,絕不錯用不應該用的字眼。

陳光復有個眼睛,小時候因故失明,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只有1隻眼睛。儘管許多鄉親,喜歡在背後說陳光復是獨眼的,但老高總認為,這樣的說法,失之輕蔑。所以老高不曾用這個字眼。

甚至於,老高在批評陳光復的施政作為時,也盡力避免用「大小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形容詞。就連在讚許陳光復,說陳光復好話時,也避免用什麼「慧眼獨具」、「一覽無遺」、「一目了然」之類的字眼,免得被人家說,老高對陳光復用歧視字句。

當然,光說這些例子,很多人可能還不理解,酸民的酸,究竟酸在何處。那麼,老高再舉這兩天的1個實例。馬公高中1位教生物,姓雷的女老師,元旦假期前,給學生1個生物作業是,要學生畫自己生殖器的形狀。這件事被學生及家長PO上了網路之後,引發網民一陣撻伐。

批評這個老師作法不當、驚世駭俗,或者質疑老師此舉,侵犯隱私、讓學生及家長困擾等等,仍屬於一般網民的合理評論層次。但有人寫一些要這個雷老師自己畫生殖器公諸於世,罵這個老師什麼變態,吃屎等等,就罵過頭,淪於低俗,有失厚道,到了酸民的境地。

這位生物老師派發這樣的作業,是否合適,確實值得社會討論。但討論必須有個規矩,不能流於謾罵,不能使用侮辱人格的文字,而讓整個議論變成惡意或低俗的人身攻擊。因此,當老高看到同業1篇「聚焦」的文章,把生物老師派發作業的這件事,寫成了那麼不堪的模樣,老高也相當訝異。

這篇題為「荒唐到極點的女老師」的文章,從不認同、厭惡生物老師作法的觀點出發,評論這件事,這屬於對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評論。但寫這篇文章的人,扭曲了當中一些事實,而且論述邏輯、形容用詞,以及指謫的方式,都沒有掌握好寫評論文章應有的分寸,自然有淪為酸民之譏。

老高不敢用「東施效顰」這句話,來形容其他人的文章,但透過「聚焦」這篇短文,大家就應該知道,寫篇批評文章,實屬不易。更甭說老高長年來寫這些漫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