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戰之將向敵營求官

編輯部 2019-07-22 星期一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歐中慨被國民黨提名參選立委之後,老高連寫了幾則漫談,質疑歐中慨身上的國民黨成色。有一小撮老高的長期追罵者,又搬出老一套,指謫老高批評歐中慨,是為了林炳坤的參選掃除敵手,為老高的老闆當打手。

前幾天,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郭台銘,說天下沒有後悔藥的這句話,最為貼切。如果有後悔藥的話,第一個該吃的不是郭台銘,而是林炳坤。他應該要後悔花錢買下了澎湖時報股份。接著老高也該吃後悔藥。5年前不該答應澎時的邀聘,到澎湖時報寫稿。

因為,當一個政治人物,尤其像是林炳坤這樣的人,在澎湖處處都有朋友,各方面也都有政敵。擁有一個報紙,純粹是給自己找麻煩,沒有任何好處。報館的記者寫任何批評敵對勢力的文章,不管對錯、該不該寫,大家閉著眼睛就可以批評這個記者是林炳坤的打手。

寫到任何林炳坤的朋友。好的,人家會說,這是林炳坤叫記者捧他的。寫不好的,他們會找上林炳坤投訴,讓林炳坤難做人。不過,這麼幾年下來,就因為很多人向林炳坤投訴,都不曾影響老高寫稿的方向,坊間最近整個批評方向,變成老高是林炳坤政治路的大石頭。

尤其是立委選舉逼進,不少人,不只那個經常在臉書上罵老婆討客兄的鮑威宏,散佈老高經常替林炳坤得罪人的訊息,意思是要林炳坤把老高給辭退,免得老高一直寫稿替林炳坤得罪人,否則林炳坤若想參選立委,就麻煩了。

這就是澎湖的報紙,過去沒有看頭,刊載的都是一些縣府宣傳稿、歌功頌德雜事的根本原因。一來,報紙老闆把報紙當社交工具;二來,報老闆也怕得罪人,限制記者這個不能寫,那個不能批評。

老高的個性,當記者就要有個敢寫的格,不然就回家當老太爺。不管林炳坤將來要不要選立委,會不會因為要選舉,請老高走路,老高的作法還是一樣,該寫的就寫,該批的就批。管他三七二十一。

說到這裡,當然要談老高寫歐中慨的事。老高對歐中慨的印象,真像180度鏡頭。14年前剛回澎湖時,看歐中慨一個人拿傳單,徒步一家一家拜訪,老高對他印象極佳。他第一次被國民黨提名選馬公市長時,老高和朋友在他的造勢場合聊天,還曾經為了挺歐中慨,而出言批評林炳坤不該支持蘇崑雄。

對歐中慨的印象急轉換,是5年多前老高進了澎湖時報工作,真正認識到他這個人。尤其是104年初,歐中慨向民進黨新上任縣長陳光復求官,弄了一個新創設的工策會副總幹事位子。

當時,老高曾撰寫數篇稿子,嚴厲批評歐中慨此舉,不僅失格,也有失政治倫理,力勸歐中慨不要爭做一個小小的工策會副總幹事,應該給自己未來的政治路,留下一條後路。

老高立論的基礎是,歐中慨於103年的大選中,才代表國民黨競選馬公市長,一敗選才不到兩、三個月,就去向民進黨籍的縣長陳光復求官,這等於是狠狠的打臉提名他的國民黨。

老高認為,兩軍對陣,領頭的將軍沒有對於自己的敗戰感到羞愧,反而在敗戰後,主動找敵對陣營求個官當,這對於和他一同作戰的眾戰友,情何以堪。

老高就因為這件事,從此對歐中慨這個人的政治格調,打了很大一個問號。更何況,這屆議長、副議長選舉,歐中慨沒有力挺國民黨提名的劉陳昭玲及陳雙全,反而去支持民進黨力挺的一組候選人。

人的忠義舉世沒有兩個標準。別說是林炳坤,即使澎湖時報的老闆是民進黨的楊曜,甚至是歐中慨,老高對於歐中慨這種事,還是照寫漫談批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