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添說他遭誣指 法院論證判他有罪 行車紀錄器錄下林瑞添坐車去收錢的聲音 林辯稱SD卡轉存到電腦硬碟 那已經不是原始證據

記者: 高鳴澎 2019-01-27 星期日 00:00 [ views] 頭版新聞,

最高法院日前將林瑞添的上訴駁回,確定了二審判決的8年有期徒刑後,林瑞添於23日上午,在自己的「1000個澎湖夢」貼文表達對司法的不滿。

貼文說:「臺灣的司法有救嗎?檢察官違法羈押,竄改拘票內容,甚至把原始證據違法發還證人。一審查明判決無罪,二審竟然採信竄改過的複本光碟,和證人卷內顯然訛謊的指證定罪。我會勇敢面對向監察院申訴,並提起再審。社團暫時請許曉華姐管理。我必須專心處理這件案子。謝謝大家的關心」。

林瑞添說的複本光碟,高等法院在判決中有番論述。判決書指出,被告林瑞添辯稱,行車紀錄器SD卡以外的對話沒有證據能力,真正的證據就是SD卡,當證人轉存到電腦硬碟,那已經不是原始證據。

但高等法院法官認為,行車紀錄器SD卡的錄影音,本即需要儲存於電腦上以影音軟體播放,只要沒有遭剪接或竄改,自不能說儲存在電腦上的行車紀錄器SD卡檔案無證據能力,被告林瑞添此處辯解,對於直接證據的認知尚有誤會。

此外,高等法院法官也從本件魏志宏檢舉被告林瑞添的過程起因,佐證魏志宏並非刻意留存證據用來媾陷林瑞添:

法官指出,一、本件為高雄市警刑警大隊於102 年6 月24日持搜索票,於證人即本案的告發人魏志宏的臺南市之居所執行搜索,查獲魏志宏涉嫌妨害風化等案,扣押魏志宏所有包括APPLE 電腦1組等扣案物,該案並移送高雄地方檢察署偵查。

魏志宏於102 年10月28日在高雄地檢署檢察官偵訊中,以證人身分結證,指訴被告林瑞添任職瑞芳分局期間,因於101 年8 月10日,經檢察官指揮,在臺南市查獲魏志宏涉嫌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案,被告林瑞添即利用偵辦該案機會,利用其職務上機會向之詐取財物,索討金額自200 萬元到20萬元等語。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當日偵查,即當場勘驗魏志宏因該案被查扣電腦內硬碟存檔之行車紀錄器資料,從2個檔案內,查到錄音有魏志宏交付20萬元給被告的供述等語。

二、而時間回推至本案發生前的101 年8 月間,本案係新北市政府警察局瑞芳分局於101 年8 月10日,在臺南市查獲魏志宏涉嫌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案,於隔日移送臺北地檢偵查。

固然魏志宏於101 年8 月11日檢察官訊問,是否願意協助檢警追查涉嫌供毒與未成年女子賣淫之集團,以佐證其沒有媒介未成年少女性交易之故意,或作為日後犯後態度的量刑參考,魏志宏答稱「願意」,檢察官當日以3 萬元具保免予羈押。

其後101 年12月7 日檢察官第2 次訊問魏志宏,該次偵訊過程並無與魏志宏提供賣淫集團資料為有關之問答,其後該案即經檢察官於102 年2 月25日聲請簡易判決處刑。後來魏志宏被判處有期徒刑6 月,得易科罰金。

三、由上可見,魏志宏當時將101年9 月24日所錄與被告林瑞添在其車上談話之行車紀錄器資料轉存到電腦內,並上傳雲端硬碟,當時僅是基於單純留存該段期間發生過程的想法而已,魏志宏當時尚無意檢舉被告。

魏志宏於99年間就曾被其他警察機關查獲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案,101 年8月復遭被告林瑞添查獲涉嫌同類犯罪,雖經判決確定,亦未有任何檢舉被告林瑞添之意,是直到102年6 月24日即第3次涉嫌妨害風化案,被高雄市刑大搜索查扣電腦等物後,才於102 年10月間偵訊中告發被告林瑞添索財之事。

而非在被告林瑞添一拿到20萬元後,或者是臺北地檢署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後,或者是臺北地院判決有罪後,即告發被告。從而,魏志宏於事後將行車紀錄器錄得之內容存檔保存,對於1個被警察索財的人來說,只能說是出於自我保護意識:警察說要處理到沒事,總要留著證據好在出差錯時質疑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