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調辦案手法粗暴

編輯部 2018-11-05 星期一 22:00 [ views] 老高漫談,

寫檢調受到批評的新聞,比起寫陳光復施政不佳,來得更為可怕。前天,老高根據楊姓候選人臉書上的貼文,報導他批評檢調小事大辦,把許多上了年紀的長輩,強制帶去問話,造成這些老人恐懼不安的新聞之後,楊姓候選人第1個跳出來,趕緊否認他是在批評檢調。

說起來,檢調單位還真的可怕。別說老高,或者是選里長的這個楊姓年輕人,就連一縣之長的陳光復,也應該很有這種感覺。幾個月前,陳光復一頭熱的,要求社會處編列敬老金加碼的預算,又在縣務會議上審議通過,準備送議會審查。

結果,檢察官吳巡龍的1張傳票,把陳光復傳到地檢署問話之後,陳光復立即把這一案件撤了回來,說不提了。隔沒多久,就在吳巡龍調離澎湖,到最高檢察署之後,陳光復最近公開又宣布了,他當選後,立即送出敬老金加碼的案子。這讓老高覺得,吳巡龍檢察官有沒有在澎湖,差很大。

至於選里長的這個楊姓年輕人,有沒有怕檢調單位,老高就請大家檢視他的臉書貼文。貼文說:「自從10月9日無端被叫進調查站及地檢署問話之後,這3週來已經3次夢見自己被關進看守所或監獄了」!

「像我如此年輕又活潑開朗外向臉皮厚的人都如此了,不知道那些被叫去調查站及地檢署的數十名一生清白長輩們是否吃得飽睡得好?」、「希望他們能吃飽睡好,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唯「你」是問,我說到做到!」

這裡頭的文字,從頭至尾,除了受到驚嚇的長輩,指的都只有檢調,沒有其他人。再加上,這個里的一些被帶去問訊的長輩,批評的都是檢調的作法,太過霸道、擾民,老高實在看不出,楊姓候選人批評的不是檢調,而是檢舉人。老高唯一看出的,是楊姓候選人那份莫名的恐懼與不安。

老高寫這篇新聞,不是反對檢調查察賄選,而是要強調,檢調不能把自己視為穿黃馬掛,手持尚方寶劍的欽差,劍之所指,說辦誰就辦誰,想怎麼辦就怎麼辦。檢調就算是要查察賄選,也應注意辦案應有的程序與正義。

拿楊姓里長候選人以小包麵線當文宣的案子來說,這一小包麵線的價值,也只不過20多塊錢,比起澎湖許許多多候選人送的文宣品,小兒科許多。從社會通念上論,絕對不足以動搖有投票權人的投票意志。再從法務部頒發的30元標準來看,也還差好幾塊錢。

即便澎湖檢調想績效想破頭,一定要辦個賄選案,來個殺雞儆猴,硬是認為這個楊姓候選人送麵線有賄選之嫌,那麼檢調在辦案時,依法、依理,都不能對那些坐在家裡,被動接到候選人送來麵線文宣,也毫無賄賂認識的選民,以形同傳拘被告的方式,派人把他們帶去調查局及地檢署問話。

檢察官傳喚證人,有一定的法定程序,刑事訴訟法定有明文。里長送麵線這件案子,檢調對於被告楊姓候選人,是於24小時前發約談通知書,通知他自行到案。但是,檢調在傳喚證人的時候,卻沒有依法事先發通知書傳喚,而是直接派人上門帶走。

被告與證人,孰重孰輕,這是檢調偵查的初步常識。老高還是第一次看到,被告用傳喚的,同案證人卻是直接派人帶走的。難道有什麼合於急迫的情況,必須這麼對待這些上了年紀,跑也跑不掉的證人?

檢調這樣的辦案手法,說不客氣話,就是拿雞毛當令箭使,形同欺侮及嚇唬澎湖這些老人,太過粗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