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管處一紙會議紀錄另立南方四島規範 府會同表抗議 擅自排除延繩釣又改為全年禁漁區 會議後一連對漁民開出5張罰單 議長怒:請中央撤離海管處

記者: 鄒秀成 2019-11-06 星期三 00:05 [ views] 第二版新聞,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在今年8月16日召開「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相關議題研商」會議,在未廣邀各界參與討論的情形下,該處僅憑一紙會議紀錄,即擅自修正澎湖縣政府在102年公告的禁漁區範圍,將目前底刺網季節性禁漁區,調整為底刺網全年禁漁區。另又排除原有的「延繩釣」,以及限定撿拾螺貝等規範。

議員陳佩真指出,在會議過後一星期,海管處即依自我認定的標準,對望安漁民一連開出5張罰單,總金額超過1萬元以上。她質疑,難道僅憑海管處的一紙會議紀錄,就能推翻縣府在102年公告的南方四島規範。對此農漁局長陳晶卉表示,縣府在9月11日就行文海管處表達異議與不認同;其自行認定的新規範認應維持現狀。

議長劉陳昭玲對海管處片面自行設立新規範,表示無法接受。尤其在適法性仍有疑義的情況下,就一連對漁民開出5張罰單;她說,面對這樣蠻橫的單位,應該從澎湖撤離。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在102年成立時,歷經與產、官、學界多次討論,在漁民也表態支持的情況下,制定出目前對澎湖南方四島漁業管理的規範。

議員陳佩真質詢指出,海管處在今年8月16日召開「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相關議題研商」會議,會議僅邀請保七總隊第七大隊、縣府建設處、農漁局、望安鄉公所、鄉代會與城都國際開發規範管理顧問公司;未再邀集漁民團體或其他學術單位。可笑的是,建設處和望安鄉公所均派一位約僱人員與會,主管全縣漁業的農漁局,則派出技士出席。因此,整個會議幾乎淪為海管處的一言堂。

陳佩真說,最讓人不能接受的是,海管處在會中就目前南方四島的規範,又定出新的措施。包括「實際居住南方四島居民,容許於南方四島範圍內撿拾螺貝、採集海菜、紫菜」。又將採捕季節性洄游魚類的漁業活動中的「延繩釣」排除在外。另又「修正澎湖縣政府公告的禁漁區範圍,將目前底刺網季節性禁漁區,調整為底刺網全年禁漁區」。

而且在會議一星期後,就以望安鄉民非實際居住南方四島居民為由,對撿拾螺貝的漁民,一連開出5張罰單。

陳佩真質疑,海管處是否有權棄各界的共識、且由縣府102年公告的南方四島規範於不顧,只憑一紙會議紀錄,就要改變各界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還祭出罰單使得漁民心生恐懼。

對此陳晶卉表示,農漁局在收到海管處的會議紀錄後,9月11日即去文該處表達異議。其中有關撿拾螺貝部分,縣府強調「查以往實際於四島採集海菜、紫菜之民眾,為望安、七美鄉民,四島居民本身並無從事該行為,建議在維持既有採捕情形下適度限縮,在漁民生計與生態保育間取得平衡」。

另有關修正澎湖縣政府公告的禁漁區範圍,將目前底刺網季節性禁漁區,調整為底刺網全年禁漁區。農漁局在公文中向海管處表示:「有違昔成立海洋國家公園時,相關單位與漁民之承諾,爰應維持現狀」。至於延繩釣遭片面排除一事,農漁局也建議海管處再「評估納入」。

針對海管處的強勢作為,議長劉陳昭玲表示不能接受。她強調,政府單位與部門存在的最大意義,是為人民服務,而非刁難、處罰老百姓。尤其漁民已經是弱勢中的弱勢,更何況102年規範公告之後,絕大多數的澎湖漁民都能自律遵守,連海管處自己都提出,這幾年該海域魚類有增加的趨勢。

議長又說,再者,農地農業休耕時,政府都會對農民做出補貼;但對漁民只會一味的要求禁漁、禁捕,曾幾何時有因休漁、限漁而給過漁民補貼。劉陳昭玲強調,海管處再如此不食人間煙火,處處掣肘澎湖漁民,她會建議中央,將海管處從澎湖撤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