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海膽的悲哀

編輯部 2019-07-06 星期六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澎湖人常講這個悲哀,那個也悲哀。老高總覺得,採捕海膽的人才真正悲哀。因為,他們冒著各種不可預知的風險,包括生命,去採捕海膽,結果,一顆10、20塊錢,就賣了。

這幾天,社會上到處都在談海膽。採捕海膽當外快的族群,他們關切的是,好不容易弄到手裡的海膽,能賣到多少價格,給自己的口袋,多點分量。當然還有一些人,不滿今年太晚下海採捕,正計劃明年怎麼改正錯誤,抓捕更多。

而一些有海洋生態保育意識的人,對前面提到的這些人,對他們的想法及做法,很不以為然,認為他們在破壞澎湖的海洋生態,在毀滅澎湖的海膽。可是不以為然,又能怎樣。每年都不以為然,澎湖的海膽,每年一開放採捕,還是照樣在第一天,就幾乎全被抓光。

在陳光復4年縣長任內,擔當首席縣政顧問的郁國麟,這兩天也關心澎湖馬糞海膽。郁國麟認為,「要就禁捕3年,冷却期待,讓吃食海膽退燒,不然就全年開放採捕,限定殻徑10公分以上且必須整顆販售,不可以採腺體之後裝盒賣,整顆活海膽不易保活就不會一次性濫採」。

郁國麟批評農漁局明定採捕起跑日,來管制是最笨的方法,應該從市場餐廳管制才是良策。他認為,這一來不知何時海膽已熟成放完卵,開放日從6月1日到7月1日改來改去。再者定啓採日也誘使漁民犯法偷跑採捕,開放採捕二日內出大量,價賤傷漁,也達不到育成效果。

老高也想表達一些有關澎湖海膽的意見。老高是這麼認為,海膽和𩵚魠、石斑等等魚類一樣,都需要保育,也應該容許漁民合理的抓捕。基於這點,老高支持海膽保育,也不反對商業性採捕海膽。

這兩者間,乍看之下,似乎是衝突的。但事實上,這保育與商業採捕間,只要掌握當中的平衡點,是永續共生並存的。老高認為,這保育與採捕的平衡點,就建立在海膽的市場地位及價格。

郁國麟的意見中,「價賤傷漁」這點,和老高看法一致,而且這也是澎湖海膽最根本,也最悲哀的問題。為何會價賤?因為短短一兩天,許多人湧進海裡,把所有海膽全撈到市面上賣。

為何會傷漁?海膽被抓捕後,新鮮的上架期就開始倒數計時,滿手海膽的人,在時間壓力下,很多選擇降價求售。價格降了,收入當然少了。老高總是想不懂,漁民朋友冒著生命風險下海,辛苦撈捕了一大堆海膽,最後的結果,弄到一顆賣10元或20元,值得嗎?不值。

澎湖人如果能在縣府的輔助下,管控各海域海膽的採捕時機、採捕數量,甚至創新採捕的商業機制,老高相信,漁民朋友不必那麼辛苦,還能賺得到更多的錢。

老高舉個例說,赤崁海域有一萬顆海膽。漁民朋友一天內把這一萬顆都採捕上岸,然後競相降價出售,一顆只賣20元,那麼這批海膽的整個市值,也只是20萬。

我們如果能建立一個機制,限制每個漁民的採捕量,這一萬顆只能採捕5千顆,保育另5千顆,那麼在市場供需機制下,這5千顆只要每顆能賣40或50元,那麼,漁民的獲利,至少有20萬。

而如果我們把海膽的採捕,和觀光業結合,就像帶觀光客夜釣小管一樣,由漁民帶觀光客,到他們保育的海域浮潛兼採捕海膽,每人限抓2顆、3顆嚐鮮。老高相信,為了這少少的2、3顆,觀光客會願意付千元,實地去抓來吃。

在這裡,老高提個最粗淺的觀念。為了一顆賣10元、20元的海膽,費時費力去海裡撈捕,划不來。作賤的是自己,傷害的是海膽。大家何不放過海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