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拿隱私權當遮羞布

編輯部 2019-01-31 星期四 00:00 [ views] 老高漫談,

如果有人講,政治權貴推介自己子女,要進縣府弄個機要秘書或者專業臨時人員的職位,是屬於個人隱私,又是受憲法保障的工作權,老高只能批評這樣的想法,不僅不符合社會正義,也扭曲了平等的真義。

很糟糕的是,這樣的想法,來自於陳光復的顧問郁國麟。前兩天,老高撰寫的新聞,揭露了西嶼鄉長許月里透過縣府高層等管道,極力爭取縣長賴峰偉聘用她的兒子,擔任機要秘書或專業臨時人員。但賴峰偉還沒有答應。

緊接在老高這篇報導之後,郁國麟在他的臉書上貼了這樣的文:「政務職、專臨職用誰?只要此人能用,合用人規則,這是首長用人權利,郁老從來沒批評過。任何人的工作權是基本人權受憲法保障的,再者不是套個公共利益的大帽子就可把內情鉅細靡遺的寫出來公告週知,個人隱私也是受保護的。」

很明顯的,郁國麟是從他的社會價值觀,談老高有關許月里兒子想要在縣府謀個差事的新聞報導,是「要新聞」,而「沒了人性」。

如果是網路上的假名蟑螂、無識之士,亂發這種言論,老高懶得理會。但郁國麟居然敢發表這樣扭曲社會公平正義的言論,老高就必須予以駁斥,免得這種極為錯誤的觀念,混淆社會視聽。

老高首先要講的是,特權循私謀取工作,絕對不是我們憲法保障的工作權,郁國麟不必拿憲法給特權子女擦粉。我們憲法第15條有關人民之工作權應予保障的規定,旨在保障人民得自由選擇工作及職業,以維持生計,不能被不當的干預、限制及妨礙。

而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04號解釋,在闡釋憲法第15條規定時,特別闡明,人民之工作與公共福祉有密切關係,為增進公共利益之必要,對於人民從事工作之方法及應具備之資格或其他要件,得以法律為適當之限制,此觀憲法第23條規定自明。

這裡所指的憲法第 23 條規定,是指憲法對人民工作權的保障,不是絕對,只要為了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都得以法律限制之。

也就因為有了這第23條規定,我們國家才訂定了國家公務員考試、醫師、律師等等各種技術證照考試,「限制」人民的自由工作權利範疇。

國家公務員考試,講求的,就是以公平、公正的考試掄才。這種公平、公正的舉才原則,同樣的適用於不必經國家考試即可就任的約聘僱、專臨及一般臨時人員工作。所以,我們政府才訂有約聘僱及臨時人員甄選辦法,要求必須公開、公平及公正的甄選。

雖然這十多年來,澎湖縣政府大量聘用的約聘僱及專臨,表面上多有經過公平甄選,但濫權循私、特權當道的事實,也是眾所皆知。這樣的特權循私,任用權貴子女,嚴重破壞了社會一般大眾公平的就業機會。也是限制、排擠及侵害了一般大眾到縣府就任專業臨時人員的工作權。

在許月里推介兒子到縣府工作的事件上,郁國麟拿憲法工作權保障來唬弄,是完全講不通的,而且有違社會正義。老高認為,我們憲法保障的工作權,是社會大眾平等競爭的工作權,不是特權階級運用權勢,循私為自家子女爭職位的工作權。

老高認為,機要職屬政務任用,首長喜歡就好。但不論縣府機要秘書或者專臨的聘任,都是政府機關人事公正公開運作的一環,均屬公共事務,也牽涉公共利益,絕非許月里一家子關在門內的私事,自無所謂隱私可言。

郁國麟不必拿隱私權保護,當這一件事的遮羞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