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是這樣對待證人

編輯部 2019-05-21 星期二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馬公警分局交通分隊長徐守秦,攔查1名許姓男子的白色休旅車,引發他違法辦案的爭議,澎湖縣警察局有必要撇開縣議員的影響,秉公釐清事情真相,做出適當的處置,而非急著澄清自己沒錯。

分隊長徐守秦究竟在這件事上,有沒有重大違失,就在於他是否故意入人於罪,以及是否故意用逮捕程序,來對付許姓民眾。如果是的話,徐守秦的行為可能涉及不法,而非單純的行政違失。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徐守秦連1個申誡都不能記。

說起來,警察糾舉及取締民眾不法的行為,本來就最容易遭受民眾反擊或指責。所以,警察在執法的過程中,時時都得特別注意待人的態度、認事用法的細節。徐守秦今天會遭到民眾的指責,也就起自於他處理這一案件的態度,及認事用法,有極大瑕疵。

徐守秦有沒有用逮捕的方式,對待許姓民眾,是這一事件的核心。儘管馬公警分局公開發新聞稿,「澄清」說徐守秦在辦理本案的全程,都「未有行使逮捕而強行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係請許民配合釐清說明案情」,但警方這句話,恐怕連自家人都難以說服。

首先,徐守秦是以逮捕現行犯的方式,在道路上將許姓民眾逮捕,這無庸爭議。因為,徐守秦若只是請許姓民眾回交通分隊釐清車子來源,就不必當面向許姓民眾言明,要依法逮捕他,並宣讀逮捕的權利告知事項。

當然也有警方的人員認為,許姓民眾開的車子被報失車牌,許自然是侵占遺失物的現行犯,徐守秦自然可以依現行犯將他逮捕,並帶回偵辦,待事情釐清,確認許的車子合法,再予釋放。

可是這話只對了一半。事實是,許姓民眾開的車子,並沒有被報失竊,而是車牌被報遺失。況且在攔查的現場,許姓民眾就提出了合法購車證明自清,照理說,徐守秦即使要逮捕許姓民眾,也應該是以侵占遺失物,而不是竊盜汽車。

但徐守秦還是以竊盜現行犯對待許姓民眾。這說明徐守秦的處理態度,違背了刑事訴訟法第2條,「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管案件,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的規定。

有個差別在於,普通竊盜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侵占遺失物是微罪,屬專科罰金之罪,即使成立,也只是處500元以下罰金,警方在處理這種罰金的微罪上,是不宜以現行犯逮捕的「限制人民行動自由的高強度強制」行為對待。

而許姓民眾被帶到交通分隊後,行動自由是被限制的。因為警方不允許他離開警所。接著,徐守秦改以侵占遺失物的犯罪嫌疑人身分,來訊問許姓民眾,而不是以證人筆錄訊問。這也屬逮捕程序之一環。

一般而言,警訊結束後,如果只是約談來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證人,警方都會讓他們離開,事後再把相關筆錄及卷證,函送檢察官。只有依法逮捕或拘提到案的犯嫌,警方才會依法隨案立即解送檢察官複訊。

徐守秦把許姓民眾當成犯罪嫌疑人訊問後,曾有意把許隨案解送檢察官,所以他才和1名偵查員一起到地檢署,向檢察官請示。有這樣的隨案解送想法,就代表徐守秦並非把許姓民眾當證人,而是把許視為被逮捕的現行犯。

至於徐守秦究竟有沒有逮捕許姓民眾,證據會說話。除了他詢問偵查隊如何處置,會留下痕跡,徐守秦和陪同他巡邏的員警,身上應該都有密錄器,而且分隊辦公室也都有錄音錄影紀錄。警方若能找這些東西出來,最具說服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