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讓他坐牢長記性 檢察官與法官看法不同 顏姓浮潛指導員 違法潛水採捕保育貝類被判刑4月 檢察官不准他易科罰金 法官撤銷檢方處分

記者: 高鳴澎 2019-09-27 星期五 00:05 [ views] 頭版新聞,

擔任救生員及浮潛指導員的顏姓男子,被控於去年5月間揹氧氣筒潛水,採捕保育貝類山羊海菊蛤96個,被澎湖地方法院依違反漁業法判刑4月。雖然法院諭知得易科罰金,但執行檢察官認為顏姓男子多次違反漁業法,不准他易科罰金及易服勞役。顏向法院聲明異議,法院審理後撤銷檢察官的處分,要求另為妥適之處分。

這名40歲的顏姓男子從103年起就多次因毒品案件,被法院判刑,最近1次是去年8月23日,被澎湖地方法院以施用第二級毒品罪,累犯,判處有期徒刑6月,得易科罰金。 除了毒品案,106年8月間,顏姓男子也因犯傷害、侵入住宅等罪被判刑。

據調查,顏姓男子明知山羊海菊蛤(學名Spondylus Barbatus,俗名「粉蚵」或「燈火蚵」)為澎湖縣政府公告禁止採捕之貝類,竟於107年5月5日9時30分許至同日11時30分許,在澎湖縣馬公市案山里海軍第二軍區東側碼頭旁,以揹氧氣筒潛水方式,持鐵製小鋤頭採捕保育貝類山羊海菊蛤96個,經澎湖地檢署檢察官指揮查緝人員當場查獲。

案經檢察官偵查後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法院判處顏有期徒刑4月,得易科罰金。顏不服判決提起上訴,被法院駁回而確定。案子移送地檢署執行時,澎湖地檢署檢察官不准顏姓男子易科罰金,要顏坐4個月牢。

檢察官主要是因為這名顏姓男子,去年5月5日上午違法潛水採捕保育類貝類被逮捕移送法辦之後,又無視法律制裁,於20天後的5 月25日11時30分許至12時52分許,在馬公港西側岸際,違反漁業法潛水採捕貝類。往後,他又連連犯下4件類似案件,被查獲移送檢察官偵辦。

據此,檢察官認為,顏姓男子「多次違反漁業法採捕保育類貝類,非入監執行,不足矯正其行為」,不准他的徒刑易科罰金,要讓他入監坐牢。

顏姓男子不服檢察官硬要他坐牢的處分,向澎湖地方法院聲明異議。法官審理後,認定顏姓男子的聲請有理由,裁定撤銷檢察官不准顏姓男子易科罰金及易服社會勞動之執行指揮處分,由檢察官另為妥適之處分。

法官裁定的理由是,顏姓男子在去年5月5日9時30分許犯本案行為之前,並無任何違反漁業法之相關紀錄。而顏姓男子再於去年5月25日違犯漁業法的犯行,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澎湖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月後,顏姓男子不服,已提起上訴,現繫屬於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仍未判決確定。

法官指出,顏姓男子另涉的其他4件違反漁業法案件,目前仍由澎湖地檢署檢察官以違反漁業法案件偵查,還沒有偵查結果,所以顏姓男子是否確實違反漁業法採捕限制仍不明。

裁定中指出,縱然認為這些偵查中的案件,顏姓男子仍再次違反,但審酌顏姓男子所有這些違反漁業法犯行,均係在107年5月後至108年間查獲,考量數罪之犯罪時間接近、犯罪手法相似,又審酌顏姓男子並非確定受刑罰矯正後而仍不知悔改,因此法院認為,檢察官尚難據此認定顏姓男子之惡性重大,不准顏姓男子易科罰金。

法院認為,檢察官是否准予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應考量是否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等因素而為之。至於「難收矯正之效」及「難以維持法秩序」,均屬不確定法律概念,此乃立法者賦予執行者能依具體個案,考量犯罪所造成法秩序等公益之危害大小、施以自由刑避免受刑人再犯之效果高低等因素,據以審酌得否准予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

換言之,此乃執行者所為關於自由刑一般預防(即維持法秩序)與特別預防(即有效矯治受刑人使其回歸社會)目的之衡平裁量,然在法律賦予執行檢察官此項裁量權限有發生違法裁量或有裁量瑕疵時,法院即有介入審查之必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