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喬人事不能多話

編輯部 2019-09-07 星期六 00:05 [ views] 老高漫談,

蘇陳綉色議員這個臨時會期的質詢,讓議員們心有戚戚。因為,議場上每個議員幾乎都心知肚明,蘇陳議員一開場,就點名縣府秘書長胡流宗「出去」,所為何事。至於她自覺受到委屈,前天第2度上場質詢的說詞,更讓人為她、為議員、為縣府官員,捏好幾把冷汗。

老高的冷汗,是擔心蘇陳綉色第2度的質詢,萬一嘴巴沒把緊,把不該在議場公開說的話說了,甚至來個和盤托出,讓議員同事們難過,或者害了縣府各相關高官都屬事小,萬一又給自己弄個輾轉難眠,這才事大。

無可辯駁的事實是,蘇陳綉色議員為了幫消防局1個陳姓女工友,將其調到澎湖縣選委會,從今年4、5月開始,就先後找縣長賴峰偉、副縣長許智富、秘書長胡流宗、人事處長許明質「喬」。縣府這些高層,幾乎被蘇陳議員找得有點「難以承受」。

我們蘇陳議員可能覺得,只是1個工友,要從消防局幫忙調到選委會,就只是縣長、副縣長,或者秘書長一句話、動個手指而已,現在居然她拜託了好幾個月,都喬不成,還在原地不動。

想當然耳,一定有人從中作梗。順藤摸瓜,第1個想到的當然是縣長賴峰偉,但蘇陳綉色很肯定,不是賴峰偉作梗。因為她認為「賴縣長有答應了」。暫不論賴縣長有沒有真正答應,就以蘇陳議員能對賴縣長有如此這般的信任來說,這也說明賴峰偉做人成功,強過老高千倍。

說來也是盛名之累。不是賴峰偉作梗,蘇陳綉色第1個想到的,就是秘書長胡流宗了。於是才有「縣長都答應了的事,胡流宗沒有照著縣長指示的去做」、「縣府內有人欺騙縣長」之說。

其實,蘇陳綉色議員這回還真冤枉了胡流宗。老高就舉個事實來證明。澎湖縣選委員的那個工友缺,經2度依法公告甄選,雖然有1名來自澎湖醫院的工友報名,但人家評選的結果是不適任,沒甄選上。所以這個工友缺,從今年7月到現在,都還空在那裡等著有心人。

工友是最基層的工作人員,最不需要什麼證照、資格。「懂事的人」只要知道應徵的工友,還會被認為不適任,讓這個缺持續空著,那麼這裡頭唱的文章,肯定不是江蕙唱的「害阮空等待」,而是張信哲專輯裡的「就等著你」。

沒料到,蘇陳綉色沒有認清這個「你」字是誰,也沒理解「空等待」的內情。腦門一熱,就在議會提出質詢,還點名把胡流宗趕出議場。雖然蘇陳議員質詢時欲言又止,講的內容也是隔山打牛,但不論她怎麼隱諱質詢的目的,她都已經把只能在檯面下講的「喬人事」,公開檯面化。

這麼一來,蘇陳綉色不僅讓自己難堪,更是陷縣府相關高層官員於不義,甚至陷他們於難以預估的麻煩。而且,也可能讓縣府官員今後在處理議員的請託案件時,有所顧忌,難以做到蘇陳綉色說的「尊重議員」的境地。

很明顯,蘇陳議員不懂得她這次的質詢,惹出了什麼事,還自覺委屈的,做了第2次的質詢,而且還在質詢中講了「往後不再對縣府手下留情」等等一番不合宜的話。這等同強化了議員藉勢藉端強喬官府人事的印象。

法鼓山聖嚴法師曾開悟說,有個法眼禪師去參訪羅漢禪師,羅漢問他將往何處去?法眼答:「迆邐行腳去。」羅漢又問:「行腳要做什麼?」法眼說:「不知道。」羅漢說:「不知最親切。」法眼豁然開悟。

老高認為,議員喬人事,不說即是說,不知最親切。蘇陳議員多話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