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市代表就職後辭職 依內政部函釋仍可遞補 西嶼鄉與馬公市各有代表當選人涉賄選 他們若於就職後法院定案前辭職 是否可由落選人遞補?

記者: 高鳴澎 2018-12-24 星期一 22:00 [ views] 頭版新聞,

澎湖縣今年的五合一選舉,有2名當選的鄉市民代表涉及賄選案,將面臨被判罪,或被提當選無效的問題。未來這2名鄉市代表,如果在就職後,被判決當選無效或判賄選罪確定前,就先辭職,同選區落選頭的候選人,是否可以依法遞補,目前正引起各方議論。

雖然各方認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各條文,都沒有當選人於就職後辭職,是否可以由落選人依得票數之高低順序遞補,不適用重選舉或缺額補選之規定。但是縣選委會熟知相關法律的人士認為,內政部96 年 2 月 16 日有一項函釋,認為有涉及賄選的當選人辭職,仍應以賄選及當選無效之訴的判決為依據,可以依選罷法第74條第2項的遞補規定,由落選人依得票數高低順序遞補。

目前有遞補問題產生的,有3個巧合。他們都是第3選區代表候選人,而且有資格遞補的候選人,都是登記5號,名字最後一個字也都是「萱」。

一個是西嶼鄉第3選區某當選代表,因涉及賄選被羈押禁見,而有資格遞補的落選頭是獲得349票的5號候選人李家萱。另一個是馬公市第3選區當選人涉及賄選被交保,有資格遞補的落選頭是獲得1,241票的5號候選人黃宓萱。

據了解,西嶼鄉與馬公市有代表當選人涉及賄選被偵辦之後,地方上就開始熱烈討論,西嶼鄉的李家萱將可以遞補上代表,馬公市的黃宓萱也將補上去,讓馬公市第3選區的4席代表,全部清一色都是女性。

就在各方談論誰將會遞補的問題時,有人提到,95年間澎湖縣議員陳富厚在他所涉及的賄選案宣判前一天,宣佈辭職的事例,認為如果這兩名當選的代表宣誓就職後,搶在賄選案判決確定前,或當選無效之訴確定前,先辭職,那麼,他們選區的落選頭,就無法依序遞補。

據了解,94年間陳富厚參與白沙選區縣議員選舉時,涉及賄選被偵辦。陳富厚在選舉中當選,並宣誓就職。95年11月20日,陳富厚選在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宣判的前一天,突然以「健康不佳,有愧選民」為由,宣布辭去縣議員。

陳富厚當時辭職後,不適用由第一高票落選人遞補。而依地方制度法規定,已達白沙選區二分之一以上缺額,且剩下任期超過二年,依法要辦理白沙選區議員補選。次年一月底澎湖縣選委會依法辦理該選區議員補選作業時,陳富厚再度出馬競選,結果他以1,817票,領先對手洪榮郎595票,又順利當選。但他還是被解職。

有了陳富厚這個前例,不少地方人士認為,只要這兩名當選的鄉市代表於就職後,挑個合適的日子辭去職務,就會使得準備想要遞補的兩個「5號萱」,都不能依選罷法規定遞補。

而且依這兩個選區的代表名額來看,西嶼鄉第3選區有3席代表,馬公市第3選區有4席代表,如果因代表辭職各缺1席,都未達法定必須補選的規定,不必辦補選。

不過,就因為有了陳富厚搶先在判決前一天辭職,造成缺額必須辦補選,而陳富厚又再度參與補選又選上的事例,引起內政部的重視,而研究相關修法。今年5月間,立法院通過選罷法修法,於第27條第3項規定,當選人就職後辭職或因第一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情事之一,經法院判決當選無效確定者,不得申請登記為該次公職人員補選候選人。

雖然選罷法第27條第3項沒有明定遞補的規定,但內政部於96年2 月 16 日台內民字第 09600319931 號函內,有可以適用選罷法第74條第2項依落選人得票數高低順序遞補的解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