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復沒資格哽咽

編輯部 2018-11-11 星期日 22:00 [ views] 老高漫談,

10號晚上在湖西天后宮前,陳光復的哽咽訴求,把老高給嚇得當晚輾轉難眠,時生惡夢。老高在這裡要拜託陳光復,絕對不要再打悲情牌,不能搞哽咽哭調仔這一套。因為,這顯得太過矯情,很不合適。

理由很簡單。陳光復是現任的縣長,是澎湖最高的行政長官,掌握有絕對的行政優勢與最龐大的資源,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而且現在的中央,又是民進黨完全執政,想要什麼支援,就有什麼。陳光復如果在這種優勢下,還玩哽咽哭調仔,澎湖老百姓豈不都活不下去,得跳海去了。

說起來,老高真的不敢相信,陳光復會搞哭調仔。前幾天,有不同的朋友告訴老高,陳光復在西嶼外垵的造勢活動上,唱哭調仔。儘管朋友說得活靈活現的,形容陳光復怎麼哭調仔,但老高不相信,更不敢這樣聽了就寫,只好耐心等到10日晚上陳光復在湖西的這場造勢大會。親眼觀察個真假。

楊曜、蔡清續、洪添英等等一票人上台講話,語調雖然平平,但未見悲情。新北市來的廖本煙,用撒克斯風吹起曲調快活的「深情的海岸」等幾首曲子,也讓現場鄉親,覺得有點樂活的氣氛,搖擺起來。

就在陳光復到達現場,一路穿過群眾走上舞台的時候,現場播出來的音樂,立刻轉變成很有悲情味道的曲調。再加上主持人介紹陳光復進場時的傷感語調,說得連老高都差點眼眶泛紅,哭了出來。

這時老高也才恍然大悟,了解到為什麼陳光復的這場造勢活動,會從高雄請來這麼一個對澎湖地方不熟,連民進黨地方首長名字都唸錯的人,來主持節目。原來是,他很會講悲情的語調。

老高認為,陳光復現在最沒有資格搞悲情,也最不應該語出哽咽,弄我們台灣話說的哭調仔。4年前,他搞這個悲情還可以。畢竟上次縣長選舉的時候,陳光復已經在澎湖蹲點14年,屢選屢敗,選什麼都落選。在這種狀況下,陳光復反覆打悲情牌,懇求「給我一次服務澎湖的機會」,也還合情合理。

但是澎湖人給他一次機會,讓他當了一任4年的縣長之後,如果他還在搞悲情,動輒哽咽哭調仔,弄得他似乎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般,就實在太不適格。大家想想,如果當縣長的大權在握,想用什麼人就用什麼人,想把前任規劃的建設喊停就停,想怎麼招商就招什麼商,想花好幾千萬辦個年會活動就辦,還有什麼好委屈,需要哽咽搞哭調仔的?

如果全澎湖有誰該搞哭調的,再怎麼輪,老高都還排在他前頭。等老高哽咽說完他這個縣長如何打壓言論自由,怎麼禁止各單位學校訂閱澎湖時報之後,也還輪不到他陳光復。因為光這次參選縣長的人當中,鄭清發的委屈絕對比陳光復多幾十倍。但老高沒聽到鄭清發哽咽搞哭調仔。

再說了,講話能講到哽咽,必然是講到傷心處,或受到極大的委屈。但陳光復在湖西天后宮前的這場哽咽,哽得既不是時候,咽得也讓人難懂。陳光復哽咽的談起蔡英文總統告訴他,「光復仔你贏了!」,說他陳光復無論是民調或消息,都贏對手3趴,大約1千5百票。

這真是哽咽得讓老高很莫名其妙。一般來說,在野的、受到打壓的,或者是選情告急的,才會打悲情牌,哭調仔訴求。但既然蔡總統都告訴陳光復,這場選戰你贏了對手,領先對手3趴,陳光復在轉訴的時候,還有什麼好哽咽的。

難道陳光復喜歡人家告訴他,你輸了,才會興高采烈的轉訴不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