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幫亂花8,700萬?

編輯部 2019-02-19 星期二 00:00 [ views] 老高漫談,

陳光復在澎湖執政的那4年,老高寫了不少漫談,批評他執政無方。在這期間,陳光復的團隊,包括首席顧問郁國麟,都極力為陳光復辯護,間或指責老高的批評如何不對。如今陳光復下台了,郁國麟前兩天在臉書上,終於承認陳光復選輸,主要還是執政不力。

是什麼執政不力?這範圍當然很大,但屬於陳光復心腹的郁國麟,說了一段很重要,值得大家深思及探究的話。郁國麟是這麼寫的:「如果不讓高雄幫亂花美麗海灣年會8,700萬預算?現在澎湖縣長就不會是賴峰偉。」

說起來,澎湖縣的民選縣長,除了有極為特殊的因素,幾乎都能在幹完第1任之後,連任成功。陳光復是這幾十年來,澎湖唯一沒有連任成功的縣長。這當中的原因,探討起來或許複雜,但簡單說,陳光復沒有找到好人才襄助,是最基本的因素。

探討陳光復敗選的原因,包括老高在內的外人,說起來可能都只隔靴搔癢,難以切中要點。因此,身處陳光復最核心圈內的郁國麟,只要他肯說,而且肯說實話,他應該最能說出個原委。

也就因為這樣,老高特別把郁國麟這則網路貼文,拿出來評論。首先,老高很高興的是,郁國麟總算沒有辜負老高一直把他當好友,在探討的一開始,就替老高洗刷冤屈,說陳光復雖然被老高罵了4年,但「選輸不是因為老高罵,除了年改大環境外,主要還是執政不力。」

由於郁國麟寫這篇貼文的主要目的,是在批評賴峰偉,而不是在講陳光復,所以他在舉例談陳光復執政不力的時候,只點到了「高雄幫亂花美麗海灣年會8,700萬預算」,其他許多執政不力的地方,都沒說。

宋朝大文學家蘇洵在他的「辨姦論」中,曾說道:「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靜者,乃能見微而知著。」這意思是說,我們這個世界所有的事,都有它們一定的發展法則。任何人只要靜下心來客觀思辨,都能藉由細微的跡象,知道人或事的可能全貌與發展。

老高受蘇洵「見微知著」的啟發,努力累積「月暈而風、礎潤而雨」的功力,望月亮有暈,而知風之將起,見牆角反潮,而知雨之欲來。如今見郁國麟指斥「高雄幫亂花美麗海灣年會8,700萬預算」,就知道他所指何事,心中作何想法。

郁國麟說的「高雄幫」,絕對不是韓國瑜引發風潮後,各方指的那個「高雄幫」。以老高的了解,郁國麟說的,應該是陳光復在高雄政界發展時,聚集的人馬。像是選舉時幫陳光復運作大小細節的公司、人員,以及陳光復當選縣長後,經常自高雄來縣長室走動及獻策的人等等。

他為什麼單挑「高雄幫」說事,老高雖知內情的一二,但事涉陳光復團隊的內務,老高不願多嘴。但郁國麟講到「亂花美麗海灣年會8,700萬預算」就扯到公共利益,老高就非談不可。

陳光復藉詞世界最美麗海灣是世界性的大組織,澎湖年會是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硬是編列了近9,000萬元的預算花用。老高從陳光復只編列700萬元開始,就不斷撰文反對,一直批評到陳光復編了近9,000萬,陳光復還是不聽老高諍言,硬要花這筆錢。

這段期間,郁國麟經常為陳光復編這筆預算的正當性及必要性辯護。如今,陳光復敗選,換賴峰偉上台了,郁國麟這才語帶弦外之音的承認陳光復搞的這8,700萬,有亂花之嫌。

至於這近9,000萬的錢,是如何「亂花」,為什麼單指「高雄幫」亂花,拜託郁國麟講清楚,免得鄉親大眾胡思亂想,睡不著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