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元的賄選界線何在

編輯部 2018-10-10 星期三 21:50 [ views] 老高漫談,

五合一選舉開打。候選人之間最熱門的話題,是討論怎麼樣送文宣品,才不會被認為是賄選。目前坊間最盛的說法是,候選人送文宣品,只要價格不超過30元,就不會構成賄選。但老高認為,這30元之說,算不得準,會不會構成賄選,還要有其他要件搭配。

所謂競選文宣品不得超過30元的說法,我們現行的法律,都沒有這個規定。追本溯源,30元這個界線,是近20年前陳定南當法務部長時,為了給全臺灣的檢調機關,在查察賄選時,有1個可做為啟動調查的標準,才定下了這個金額。

至於陳定南當年為什麼不定個50元,或者100元,而要定30元,老高當年在臺北跑他的新聞時,也很納悶。曾經對他這個30元,說了1個笑話。老高說,陳定南中午吃便當,問1個要多少錢。幕僚說1個便當70元,1張百元大鈔,找回30元。陳定南靈機一動,就拿30元當標準。

老高記得,從陳定南訂出了30元標準的第1天,就爭議不斷,誤解也從未停歇。別的不說,光是這30元,究竟是以工廠價、批發價、市面零售價,或者實際買來價認定,就沒有個準。

最近這一陣子,法務部及檢察機關還在鬧這30元的問題。有不少人認為,從陳定南訂了這個30元的標準到現在,也那麼多年了,房價、物品價都不知道漲了多少,希望這30元的標準,也能改改,跟上時代及物價變動。

但就因為這30元,在某種意義上,就是1個抽象的檢調辦案依憑,所以法務部長、檢察總長從上一任,研究到現任,都覺得沒有必要調整或改變。從這個狀況,大家或許就能體會出,這30元,不是絕對標準,也不是明顯的界線。

再談到我們現行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規範的賄選罪,指的是,對有投票權的選民,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定選民不去投票,或者要求怎麼樣投票。

我們坊間說的候選人請客吃飯、送有價值文宣品、伴手禮,就是這一法條裡說的不正利益。但不是說請客吃飯、送文宣品、伴手禮就一定是賄選,這還要看請吃飯、送禮、送文宣品的人,在主觀上是否具有行賄的犯意,並和收受的選民約定他要怎麼投票。

同時,也必須看吃的飯、送的禮或文宣品,客觀上是否足以被認為,會和選民未來要怎麼投票,產生對價關係。而講到這種對價關係,最高法院92年臺上字第893號判例意旨,是重要的參考。

因為這個判例的法律文字不好看懂,老高試著用普通的話來詮釋。這個判例說,這個對價關係,是指送東西的這一方,在送東西給選民時,要有賄選買票的犯意,也要向收受東西的選民,表達了他這個買票的意思。而收受的選民也認知到,送東西的這一方,就是為了要他按對方的意思投票,才送他這個東西。

最重要的是,這個判例還說,所送或交付的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錢之多寡為絕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的認知,及其他客觀情事而為判斷。

這也就是說,候選人送給選民的東西,不論是文宣品或禮物,不能只以它的價值多少,是不是30塊錢,做為絕對的認定標準,還要看其他的社會價值觀念等等。

而所謂的社會價值、其他客觀情事等等,究竟是如何判斷,那就很難說了。在司法實務上,每位法官、每個法庭的見解、心證都會不同。候選人除了碰運氣之外,就是少去送有的沒的,免得還得去挑戰法官心中的那條界線。

 





TOP